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光书

【遗物,纪念品和记忆碎片】

 
 
 

日志

 
 

姨婆婆  

2018-08-14 10:45:43|  分类: 砂弯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姨婆婆 - 周语 - 时光书

    爷爷奶奶去世的早,我没有见过。父亲家族这边的老人,就只有见过姨婆婆。奶奶四姐妹,奶奶排行老二,我见过的这个姨婆婆是四姐妹里最小的,按辈分该叫幺姨婆婆。但因为大姨婆婆和三姨婆婆也相继早早过世,不需要分的那么清楚,我自从会说话起就是直接称呼姨婆婆。

    三个姨婆婆,我们和幺姨婆婆家走得最近,因为亲上加亲,我幺爹娶了幺姨婆婆的独生女儿,幺爹和幺妈是表兄妹开亲。这桩婚事,是奶奶病逝前两姐妹商量好的,算是托孤。奶奶过世时,幺爹才十来岁,还在读书,随后去了南坡上,随姨婆婆一家过生活。

    姨婆婆个子高,挺拔,估计年轻时有一米七,听说我奶奶也身材高大(我父亲三兄弟和姑妈都是高个子可以为之证明)。除此,姨婆婆还有三项特征:一是缠过足,标准的三寸金莲,小时候,我很惧怕姨婆婆的一双小脚和小鞋子。二是娇气,时不时的,嘟着嘴,发点娇娇小脾气,训斥我们这些侄孙也从不忍嘴。三是仪态端庄严肃,说起话来声音响亮。

    姨婆婆、幺爹幺妈都唤我小名:小红子(我们家乡习惯在小名后面加一个子),幺爹家的二儿子小名是大红子,这个堂哥事业有成,官至副处,下海经商,如今在西安有自己的公司。堂哥堂姐则管我叫滴噶(小)妹。童年时,父亲病重,三年里两次大手术,每到寒暑假,姨婆婆或者幺妈都会把我接过去小住一段时间。姨婆婆对我像对亲孙女一样,不隔心,吃上面一视同仁,调皮时照样吵骂。

    姨婆婆家附近有一座小树林,雨后密密麻麻,长出很多野生菌。小时候,姨婆婆带着我去捡过几次野菌子,教我一一认识并记住名字:鸡枞菌,南瓜菌,墨菌,奶浆菌(羊奶菌)。最好吃的是奶浆菌。奶浆菌生长在松树下,被誉为鲜菌之王,弄断它身体的任何部位,都会流出像牛奶一样颜色的乳白色液体。奶浆菌含有多种人体内不能合成的氨基酸,以及蛋白质、脂肪、碳水化合物、维生素、钙、磷、钾、铁等微量元素,而且低脂肪、低胆固醇、低热值,是天然的减肥食品。

    奶浆菌香味浓郁,适合做干锅食材,和腊肉一起爆炒,味道说不出的鲜美。

寻常在自己家,我也时时盼着姨婆婆家有人来做客。记忆中,八岁那年,春天,姨婆婆拄着拐杖,步行十余里来我家,给我带了一块红底小白圆点的花布,我高兴坏了,一直把那花布放在枕头下,直到做成成衣。

    幺妈言语不怎么亲热,但为人真诚耿直。和母亲的关系一直较好。记忆中父亲动手术那年,我五岁不到,没人照顾,幺妈把我接到他们家去生活了一段时间。

    幺爹是中学语文老师,空闲时教我阅读写作,他和大爹都爱好文学,是他们那个时代的文艺青年,他们书房里的数百册文学书籍,陪伴着我的童年和少年。

    幺妈的女儿,我叫燕子姐姐,家族字辈里,兄弟姐妹数十人,她是唯一一个考取名牌大学的。燕子姐姐对我这个最小的堂妹也是极好,刚参加工作不久,自己手头并不宽裕,却给我买了一件外穿的高领灰色条纹羊毛衫,穿在身上很洋气。这件毛衫陪伴了我多年,直到袖口起了毛边,都还舍不得扔掉,拆洗后,手工织了一件毛背心。

    剑波哥哥是幺爹幺妈的长子,风趣幽默,说起笑话来一本正经,我们听的人常常笑的喷茶。

    我的童年,因为父亲病重,家境陡变,缺少靓丽的花衣花裙和可口的零食,颇有些苦涩。幸好有姨婆婆一大家子的关爱,稍稍冲淡了关于那一段记忆的阴霾,现在回想起来,不至于全是暗淡的灰色。

    遗憾的是,想到这一层,已是在姨婆婆过世之后。之前,坎坎坷坷,四处游走,为理想,为情感,为生活,为疾病,根本静不下心来整理情绪。稀疏可数的几次回乡,只去过一两次姨婆婆家,没有孝敬她老人家一件衣衫一双鞋袜。如今,每每想起,每每自责,每每心痛。老人家算是白疼我这个侄孙女一场!

    去年七月,我回老家,特意去坟山给幺爹和姨婆婆送亮上坟。母子俩的墓地挨在一起。给姨婆婆烧纸钱时,我落泪了,嘴里叨叨不停,恳请老人家原谅我的不孝。

    俗话说,外甥像舅,父亲的舅舅,我们的舅爷爷,我没有见过,也想象不出老人家长什么样。但父亲病逝前的一两年里,好几个亲戚见了都说年老的父亲越来越像姨婆婆。母亲也这么说。我暗暗观察了几次,老父亲确实很像他的小姨———我们的姨婆婆:鼻子,眉眼,嘴巴,从侧面看过去,连神情都像。

    姨婆婆走了。幺爹走了。父亲走了......记忆中疼爱过我的人,一个一个,都相继离开了人世。对于逝者,悔恨已来不及,但对于生者,还可以弥补。趁着母亲还健在,幺妈还健在。趁着哥哥姐姐们,都还正当年。

    爱,需要表达,需要回应。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2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