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光书

【遗物,纪念品和记忆碎片】

 
 
 

日志

 
 

阿海  

2018-02-08 22:25:51|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海 - 小雨 - 时光书
 
  

我喜欢并习惯了对变化的东西保持距离,这样才会知道什么是最不会被时间抛弃的。比如爱一个人,充满变数,我于是后退一步,静静地看着,直到看见真诚的感情。

————《西雅图夜未眠》 

 

        01

    阿海的家在老街深处的一栋古宅,临街的木门被漆成朱红色,进去是一个不大的庭院,据说是阿海祖父时代的遗留物,经受过战乱,经受过台风,有年头了。小在去年八月的一个下午,应邀去他家喝茶。

        阿海在电话里没有告诉小他家里有什么人,小也没有问,小最大的优点是不打探别人的私事,以及,不到万不得已,不给别人添麻烦。只是在买礼物时小犯难了,总不能空手上门,若是有小孩,买玩具是不二选择;若是与父母同住,保健品就很得体。小思来想去,买了相对比较保险的水果。
       穿着一身休闲装的阿海出来迎接小
,古朴的客厅里有一排采光小窗,一阿婆戴着老花镜坐在窗边摘扁豆,阿海介绍说是姑母,子女们都在新加坡,老人不愿死他乡,执意要回故居养老。小叫了一声阿姨,老人笑笑,用闽南语咕噜了一句什么,小没听清。随后,老人端着菜篮去了厨房,厨房里传出了两个女人唧唧咕咕的说话声,小恍惚看见一个系着围裙的中年女人在门口露了一下头。
        霞姐,保姆,请来给姑母作伴的。阿海看出小
雪的疑虑,介绍说。
        很正宗的铁观音,先将铁观音塞满茶壶,注入沸水后,加盖,再取沸水徐徐遍淋壶外,待茶香四溢,乃端壶缓缓斟茶———整套仪式繁琐而庄重,据说,日本的茶道就是从中国的功夫茶传过去的。小
不懂,只管抿嘴啜饮就是了,琥珀色的茶汤入口清香甘冽。
        说的是请喝下午茶,最后还混了一顿晚饭,满满的一桌子菜,小
实实在在吃撑着了。
        阿海是商人,至于经什么商,小
没问,只知道他经常不在市区。小和阿海是在一个朋友的饭桌上认识的,互留了电话,同吃过两顿饭后,他邀请她去他家喝下午茶,是以不容推辞的语气发出的邀请。
        九月,小
离开M市北上,十月末返回,再打阿海的电话,那个号码已经关机。



        02

    出了门,拦了一辆出租车,奔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饭店而去,饭店想必是真的小,小到出租车司机没听说过,只好在电话里多费口舌,问阿海是哪条街哪条巷,阿海耐不得烦,让小直接把电话给出租车司机,小坐在旁边,只听两人叽里咕噜,用闽南语说的很热闹,随后,司机把电话递还给小,调转车头,往来时偏北的方向,拐进一条老街。

        走上窄窄的楼梯,是老街上普通人家沿街的二楼,说是饭店真有点难为情,幸好主人自己蛮识相,只冠名为XX牛肉店,招牌旁边贴着几张类似证书之类的张贴物,小凑近一看———嗬!原来还是一家百年老店。

        阿海也不问小吃什么,兀自点了牛杂牛腩牛排等一堆姓牛的菜,然后就歪头带笑地看着她。“笑什么笑!不就是烫了头,老了十岁么!”和人交锋,小擅长先发制人,尽可能不给对方出手的机会。

        “还好还好。”果然,关于小的新发型,阿海不再有一个字的评论。

        今天之前,小和阿海最后的一见,是在前年的8月,小雨应邀去阿海家喝下午茶,顺带还蹭了一顿晚饭,后来小北上了一段时间,再回来时,阿海的电话已经打不通,人也没了踪影。

        这次又联系上,牵线搭桥的,自然也还是那共同的朋友,一个多月前,小和那朋友电话里闲聊,快挂电话的时候,那朋友突然说:“阿海回来了,问我要你的电话,我怕你不肯,就推说不知道你的新号码———要不要给他啊?”

        其实,照小的本意,是不想再来往了的,改变主意是她跟一个朋友说起阿海神秘失踪那一段,朋友说阿海可能是坏人————是坏人这两个字重新勾起了小的兴趣。

        “去哪里了啊?神神秘秘的!还以为你潜逃了呢!”小挪揄说。

        “姑母回新加坡,我送她,走的匆忙,忘了给你说一声了,对不起啊!”

        “萍水相逢,用不着道歉的,倒是担心过几天,也就几天。”。

         阿海笑笑没再说话,把带来的礼物放在桌子上,推到小面前,一个很精美的紫红平绒面盒子,看盒子大小,该是手镯或是手链。

        “戴上试试。”

        小没有打开,照原路推回,说:“谢谢,心领了,萍水之交,我不收贵重礼物的。”

阿海只好自己亲手打开。是手链,木质的珠子,指甲般大小,浅褐色的,阿海介绍说是正宗的越南黄花梨佛珠,戴上可保岁岁平安。

        非金非钻,也不是玉石,小觉得再推辞就有些矫情了,也恐阿海误以为嫌他的礼轻,便收下了。

        吃好饭,阿海建议约几个朋友一起去K歌,夸说自己的闽南歌唱的好极,小想着闽南歌虽好听,可闽南男人在酒桌上吆五喝六摇色子的嚣张样也没少见过,去了总不光是唱歌吧,总是要喝酒的吧———想到喝酒,小条件反射般的想到了那句老生常谈:话不投机半句多。喝酒与打牌一样,也是要讲究搭子的,不然,就是自找别扭。于是就推说感冒,要回去熬药,也确实是感冒了,只不过要熬的是鸡汤,里面加的有几味中药材。

        小执意不去,阿海也不便立即就撇下小,自个潇洒去,现在的男人,混社会久了,虽学不来绅士文化的精髓,但派头是一板一眼都学像了的。阿海把小一直送到家门口,方才挥手告别。

        进了家门,小先忙着找吃的,在外面跟生人吃饭总是吃不饱,何况一直在说话,那一桌子牛姓菜式根本就没怎么动筷子,她只记得自己喝过几口牛肉汤,此时想起来竟然是连味道都忘了。

        吃饱喝足后开始煲汤。因为湿气旺的缘故,南方人的一日三餐里是少不得一道靓汤的,在南方,一个女人若不会煲汤就跟北方女人不会蒸馒头一样,是一定会被人笑话的。汤锅里的烫烧溢了,噗突噗突地响着,隔着玻璃盖望进去,汤里的鸡块上下翻滚,很欢乐的样子。小一边听歌一边回想着阿海的模样,只记得是含糊不清的瘦削脸,她在心底暗骂自己没良心,又吃又拿的,才过去几小时,就连人家长什么样都忘记了。

 

        03

    在城市,街巷的夜晚要比白天亲民和温暖许多,底楼的商铺都打了烊,一扇扇卷闸门密不透风地罩住了白天的喧哗,白天街上的行人不用看就知道,人人都是戴着面具的,为着生计,笑是应酬的笑,言语是应酬的言语。而夜晚就有点两样,零零星星的灯火从门缝里挤出来,暖暖融融,那是过日子的灯光。

        一个月前,阿海对雅美摊了牌,于雅美而言,传奇刚刚开了个头,就偃旗息鼓了。

        阿海虽然不像商战片里的成功人士那样毕业于名校金融系,但拥有海外留学背景和绿卡的他,迷惑女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之前,雅美说:“我最喜欢他的眼睛了,像一汪深水。”

        也确实是深,潮涨潮落间,一个浪花,就打落了她的芳心。

        现在,雅美说起阿海,一字一句,都是咬牙切齿,恨不得阉割了他。

        小雪和阿海虽然同吃过几顿饭,但没有深交,不是小雪有多聪明,预先看穿了他的德行,而是有点惧怕那一款的男人,城府太深。

        再者,小雪自认不是美女,阿海也未必有觊觎她的心。他喜欢和她说话倒是真的,说她笑的时候像孩子一般纯真。

        和雅美分手后,小雪有点心神不宁,不由自主地迈动双腿,往阿海姑妈家的老宅而去。不管怎么说,三年前的那顿晚餐该是真实的。还有去年春天他送的正宗越南黄花梨佛珠手链。

        小雪和雅美交情一般老实说,雅美就是心碎到肝肠寸断,小雪也未必会有多难过,只是想要一个求证——印象中的阿海不该是雅美描述的那般冷酷。

        一个略显清瘦的介于青年和中年之间的女子游走在南方的夏夜里,有些伤感,有些惆怅,昏黄的路灯是最贴切的幕布。

        阿海似乎有预感,小雪到时他正站在门口抽烟。大门敞开着,泻出的灯光很柔和。

        “我没有负罪感,是她想要出国定居,主动投怀送抱的。”像是坐实了小雪要问什么,阿海采取了先发制人。

        小雪没有说话,只是定定地看着他,目光里含着一种放肆完了缘分尽了的曲终人散之感。

        阿海把脸转向一边,望着远处,像是对小雪,又像是自言自语:“二十万,她也该满足了。”

        “什么二十万?”小雪有点懵,但继而就反应过来了——阿海给了雅美二十万的分手费。

        阿海送小雪回家一路上,阿海说了很多以前没有机会听到的私密话,在他的叙述里,这个故事的开端里有,但中途出现了雅美,于是,这个故事便没有了结尾。

        “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

        说到茫然处,正巧到了小区门口,两人都停了脚步,四目对视间,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往下沉,往下掉,还有些沉渣泛起,在暗夜里舞着,无所归向的样子,令人感伤。

        过去的几年里,小雪从没仔细地看过阿海,今晚,借着街边的路灯,把他从眉头到下巴,好好看了个够:他的眼睛往里凹陷,眼珠很黑。确实如雅美所言:像一汪深水。

        阿海上了一辆的士,从车窗里伸出头来,说:“我要回新加坡了,这边以后会少来。你多保重!”

小雪强忍着鼻酸,微笑着挥了挥手。

        阿海走了。他这一走,便是把所有故事的尾巴都截断了,这是乱世中的一景,也是苍茫人生的一景。


 

  评论这张
 
阅读(463)|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