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光书

【遗物,纪念品和记忆碎片】

 
 
 

日志

 
 
关于我

70后,唯美,感性,率真,具备常识,独立思考,不随波逐流,不人云亦云。一个用文字取暖的女人

网易考拉推荐

老县城(续)  

2017-08-19 23:38:30|  分类: 人间走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月前,我随感写了一篇《老县城》,因为是写给报刊专栏的,有字数限制,没有铺开来写,内容难免有些单薄。在公众号发表,也是作为资料备存,委实没料到会引来众多家乡人的共鸣和热议……作为写作者,我自觉惭愧和负疚。

        这个八月,我回了一趟家乡,吃了家乡菜,喝了山泉水,见了故乡人。光阴荏苒,自从九十年代中期离开家乡,迄今已二十余年。如今,人到中年,早已明白肉身不过是羁狱,但七情尚存,路遇不平,仍会挺身而出。

 

                                                                                  ————题记

 

 

 

        终于盼到回家的日子。那是7月里最后的一天。

        到家已是晚上八点半。下了城际班车,和外甥女瑾瑾并肩走在老县城空旷的街道上,昏黄路灯下我和她的身影,一会儿并排,一会儿分开,摇摇晃晃,像是被风吹的。

        我们的前面,一黑两黄三只狗,你追我赶,跑跑停停。县城搬迁,街上的行人和车辆明显少了,却多了不少狗。都说是被主人遗弃的。留守狗们或落单或成群,满街跑,这里触触,那里闻闻,找东西吃。

         “人少了,更清净,空气也好了很多。就是好的医疗设备和医护人员不该全部撤走。”回家后的前三天,说到老县城新县城,好多人都这么感叹。

        据说去年就已经发生过急救病人因城关原县一医院不接收,在送往新县城的路途中死亡了的案例。如果不引起高度重视,以后不知道还有多少因医院搬迁不能得到急救而死忘的冤魂。

        想想还真是担忧———最西边的牛庄乡离新县城大概有四小时的车程,如果碰到突发心梗脑梗的病人,基本就是等死。

        不光是医疗卫生这一块,好的师资,行政服务部门,也全都一一撤走了。一切的一切,对于西部五乡镇的老百姓来说,难免有一种被遗弃的悲凉。

        然而,也只能是空感慨。一党执政,老百姓手上没有选票,等同于没有话语权。

        哀叹无用。还是说点乐呵的吧。

        如我这般客居他乡的游子,提到老县城的街边小吃,排在第一位的,永远是炕洋芋。做法其实很简单,先将洋芋(土豆)刮皮洗净,放在锅里煮一煮,不等全熟捞起来,然后放在锅里炕,放进菜油或漆油或羊油,翻来复去将表皮炕得焦黄,起锅前放进盐,蒜末、辣椒粉,讲究的,还放孜然粉和熟芝麻,拌匀即可。

        家乡人的热情好客,真不是虚传,我每次回去,高山羊肉,名贵野山菌,土鸡土鸭,从东家吃到西家,吃的腿粗腰圆。都市人稀罕的长寿菜马齿苋和荠菜灰灰菜,出了城,遍地都是。

        酒酿和粑粑在五峰均有很长的历史。老县城小北门有家小店专卖各种粑粑,从那里路过的人,大都不会空手———米粑粑,苞谷粑粑,荞麦粑粑,洋芋粑粑,四种口味,随你挑。

        老县城虽小,却也五脏俱全,只不过都是袖珍版。五峰公园坐落在凉风洞上面,从洞口旁边沿着台阶往上走。十五号的傍晚,我,周群,海芳,忠玉,治玉,一行五人,都是同学,相约一起散步上去。上到天台,环顾四周,处处都是清明而深切的绿,仿佛要洗涤人的心一般。不知从哪年开始,人们喜欢在庭院里或是路边种紫荆花树,现在正是花期,一簇簇一簇簇的紫色小花,窝在树枝上,煞是好看。

        往下俯瞰,脚下是老县城,一条小河两排房子两条长街。向上仰视,对面是五座小山峰相连的五峰山。

        据县志记载,五峰秦朝时属黔中地。汉朝时隶属武陵郡。明洪武六年(1373)置五峰石宝长官司,十四年废。永乐五年(1407)复置。雍正十三年(1735)改土归流,将容美土司之五峰、石梁、水浕、长茂各司、与从长阳、宜都、石门、松滋等县划出的部分地域合并设县,依域东有长乐坪取意立名为长乐县,隶宜昌府。1914年因与福建省长乐县同名,取县址傍依五峰山更名为五峰县。

        老县城周边青山绿水,到处都是景点,附近有百溪河国家湿地公园。往西南方向,不远处是后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东部有柴埠溪国家深林公园。去年,五峰土家族自治县被国家旅游局评为第二批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

        县城搬迁后,政府部门对老县城重新进行了定位,以山区自然资源为特色,发展低碳绿色产业,创建中国的又一个国际慢城。听起来似乎很鼓舞人心。我这次回去,也亲眼见到打造慢城的首批重点项目之一,东门隧道全线贯通。

        而我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仿佛想笑,可是嘴部僵着。作为一届负责任的政府,最先要解决的,是民众的疾苦———比如医疗,比如教育。民生问题靠前,形象工程靠后,任何时候,民生问题都必须放在首位的首位。

        建议之一:迅速设立一所科室齐全,设备齐全,医疗水平较高,能够独立处理突发应急事件能力的县级二医院。

        建议之二:尽快在城关设立行政服务大厅。

        人微言轻。而最无用的又是书生。我说这些,写这些,不过是安慰自己那颗不平的心。离开家乡数十年,我不知道西部五乡镇现在总共还有多少人口,我只知道,县城搬迁后的这两年里,种种地方已经难为了他们。

 

 

 

 

  评论这张
 
阅读(1981)|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