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光书

【遗物,纪念品和记忆碎片】

 
 
 

日志

 
 
关于我

70后,唯美,感性,率真,具备常识,独立思考,不随波逐流,不人云亦云。一个用文字取暖的女人

网易考拉推荐

露天菜市场  

2017-06-21 06:36:08|  分类: 人间走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露天菜市场


        看着一条露天菜市场醒来,是很多居家女子的幸福。

        天蒙蒙亮,很多摊子已经支起来,原本就不太宽敞的马路边,长长地摆起一列竹篓:各式各样的蔬菜,肉食,各种叫不全名的海鲜。卖水果和卖豆腐脑的,把摊位支在一个三轮车上,可流动销售。等人路过,便一一招呼。

        小贩们手脚伶俐,嘴也甜,像我这样大妈级别的,常常都被冠以“美女”称谓。

        这些露天菜市场,大都设在老城区的某一条街上,营业时间从天亮到早上八点。到了时间,身穿制服的城管就会前来驱赶。前些年,城管威武,火气大,一言不合就掀人家摊子,围殴摊贩的暴力事件时有发生,网上曝光过很多起。也许是顾及着网络这双利眼,近两年,我看到的城管似乎和善了一些。

        这是好事。在机械地执行上级命令和温暖的人性之间,作为一个心智正常的人,毫无疑义,选择后者。

        平日在家伺候一家老小三餐的主妇们,到了菜市场,个个摇身一变,成了女皇。女皇们这里看看,那里瞅瞅,货比三家,讨价还价的声音底气十足。有经验的主妇,在肉摊前,一看颜色,二闻味道。过去,买绿叶菜,大家都竞相挑选青翠嫩绿卖相好看的,如今被频频曝光的农药残留给吓的不轻,转身掉头寻找有虫眼的,找着了,一边往马夹袋里装,一边还自我解嘲:“菜虫可以吃的。”

        这样的一条街,一律低矮的房子,当然少不了商铺,只是都不到营业时间,除了早点铺。从街头到街尾,沿路总会有几家包子铺,兼卖豆浆和茶叶蛋。中间嵌着三两家炸油条的,油锅就支在路边,上下翻滚着黑亮亮的油,长长的两根大筷子,早已被火头和沸腾的油弄得上下焦黑,油条在油锅里油炸时,两只筷子不停地来回拨弄翻滚。都说是地沟油,买的人却不见少,有时还排起了长队。

        露天菜市场并不光是卖吃食,还兼卖一些别的,有卖鲜花的,有卖盆栽的,有卖针头线脑的。街尾空旷,有人往地上铺一大块油布,上面摆满不锈钢的锅碗瓢盆,喇叭里有一个男人的声音卖力吆喝:厂家清仓,每件十元。就这两句,不停地重复。

        虽然,在城市,大小超市遍地林立,便捷,干净,冬有暖气夏有冷气,所有商品明码标价,挑好了去收银处排队交钱。一切似乎都很好,近乎完美。可是,隐隐的,总觉得少了什么,仔细一想,是少了露天市场里热气腾腾的烟火气。

        这感觉常常会让人消沉。无缘由的,消沉。

        掺杂着小贩的吆喝声的露天菜市场,是活泼的,是爽朗的,也是大众的。再怀旧一点,穿件布衣旗袍,拎只小竹篮,小卷的烫发,鬓上斜插一朵时令的鲜花,就是现成民国剧的外景。



露天菜市场 - 小雨 - 时光书

 


                     旧馆驿巷

 

        走出图书馆,在旁边的小超市,我买了一瓶冰镇可乐,站着喝了起来。

        老规矩,老路线,步行穿过东街,穿过钟楼,径直走向熙熙攘攘人来人往的西街。

        闲暇时常常喜欢一个人钻小巷子,很多城市的老街,至今还残存的有开间很小的低矮房舍,薄薄的瓦盖着屋顶,踮起脚,手可以摸到屋檐,墙面没有抹石灰和黄土,很残破很古老的样子,看着至少是有数百年的历史。

        西街的两侧有许多古朴的小巷,家喻户晓的有:究史巷、裴巷、五夫人巷、台魁巷、旧馆驿、孝感巷……

我的目的地是西街中段,开元寺东塔斜对面的旧馆驿巷。

        这一段不足200米的小巷子,来来去去,走了很多遍了,却怎么也走不够。每一块青石板,每一栋低矮的古厝,每一扇或紧闭或虚掩的木门,每一扇雕花窗棂与围栏,都像是不出声的道具,各自装着一肚子不为后人所知的历史和传奇。

        旧馆驿巷原为泉州古代驿站所在地,驿站即古代驿吏或来往官员歇宿换骑之地。据资料记载,旧馆驿巷文化史迹丰富,有天室池、元代驿站、明代染织房遗址。达官显赫之家遍布巷中,有明嘉靖年间御史汪旦、户部侍郎庄国桢府第,有清道光年间翰林龚维琳胞弟举人龚维琨府邸,有清代刑部主事王海文故居,清嘉庆年间进士杨滨海故居,清末状元吴鲁读书处“亦香吟馆”,以及董杨大宗祠和汪氏宗祠等。

        旧馆驿巷22号,侧门门楣已脱漆,依稀可见“唐安别馆”四个字。这座古厝便是光绪年间刑部主事王海文的府邸。

        在当代著名诗人舒婷的笔下,这条小巷是这样被描述的:“在漫长的种族迁移中,它是离我最近的一座风雪驿站,几代人从这块热土吸取的能量,吸引我,像指南针一样总朝着它的方向。”

        去年,济南博友青尔来福建,我陪同她去西街周边走走看看,在旧馆驿巷,碰巧遇到一位屋主正要出门,征得他的的同意,我们进去走马观花参观了一番。进门是一个袖珍的庭院,种着花花草草的盆栽,庭院两边面对面几间正房,和我在别处看到的古厝一样低矮,房间内部的开间格局也都很狭小,感觉多一个人就转不开身——莫非古人的身材比现代人矮小?

        后来,在一个饭局上,推杯换盏间,我提出这个疑问。一朋友这样解释:“屋大人少是凶屋。古人注重风水,而风水学讲究藏风聚气,房子小有利于控制气流,能聚气,气场会围着人转。反之,房子越大越吸人气。”

        有着厚重历史的旧馆驿巷,在春天的黄昏里,是最有味道的。夕阳西斜,均匀地洒在古朴有致的瓦片屋顶和陈旧的街道上,周边的一切,被黄昏的黄黄的光所覆盖,色彩美得全无真实感。走着走着,偶尔可见路边裂缝斑驳的残垣处,斜斜地伸出一枝花径。巷口,碗口粗的石榴树正开着红艳艳的花。那样的偶遇,是生命中最美好的惊喜。这种奇妙的感觉常常令我一次次驻足,仿佛我是它们等待已久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366)| 评论(2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