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光书

【遗物,纪念品和记忆碎片】

 
 
 

日志

 
 
关于我

70后,唯美,感性,率真,具备常识,独立思考,不随波逐流,不人云亦云。一个用文字取暖的女人

网易考拉推荐

白中的冬天  

2016-08-14 22:46:06|  分类: 游踪撷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以此文献给白中86届毕业生三十周年聚会

 

     几天前,被陈同学拉进一个初中同学群。我点击进去的时候已夜深,守群的夜猫子只有三两人,简短而客气地打过招呼后,接下来互道晚安。然后,我对着那些半熟悉半陌生的名字,一个一个在脑海里过滤搜索,可收获甚微,多数同学已经没有印象了。

     第二天。看他们在群里面无拘无束的互开玩笑,一时间,竟然有了不小心误入他人领地的惶恐。群里的朋友来自甲乙两个班,我当年在乙班,聊天活跃的以甲班居多,他们说的那些,谁暗恋谁啦,放学回家的路上在农家水缸里洗头啦,上课时拿根棍子在课桌下乱敲乱打啦,还有躲被窝里赌博猜饭票等等,都是一些上房揭瓦的调皮勾当。我看的云山雾罩。

     我读书启蒙早,在班上年龄属于比较小的,又安安静静,不惹事。也晚熟。我感兴趣的是校门口的小饭馆,那里面的糖包子七分钱一个。

     第三天。继续听他们瞎侃,记忆开始缓慢地复苏,陆续又想起来了几个。同班伍同学揭我老底,说周老师让我站起来朗读课文,我把忠心耿耿读成了忠心秋秋。还说我唱歌能唱高音,歌咏会由我和徐同学领唱。第二条简直让我惊讶地眼珠子都快掉出来,我虽然声音甜美,但五音不全,唱歌严重跑调——也许伍同学记错了人。

     群里的同学们大都在湖北本省,彼此间多有往来,一别三十年未曾谋过面的,大抵仅我一人。听赵同学说,建群也还没多久,特为即将到来的白中八六届三十周年聚会点火热身。

     一连几天,看他们在群里嘻嘻哈哈快快乐乐的互揭老底,我的思绪,也一点一点,回到了三十年前的白中。

     白中的冬天,总是那么漫长,那么寒冷。总是生冻疮。开始是奇痒,疮口裂开后又特疼,尤其是脚后跟那地方,流出的脓水会和袜子粘连在一起,脱袜子时无异于上重刑,那个钻心的痛啊——翻遍字典,怕是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语来形容。

     还总是停电。上晚自习我们最盼的就是停电。一阵骚动过后,同学们点上了从家里带来的各式各样的煤油灯,有的甚至就是把用过的墨水瓶洗干净后装上煤油,再放根灯捻子。也有点蜡烛的,那是少数的少数。老师没法讲课了,只得宣布自习,让我们自己做作业————哪还有心思做作业!老师刚离开,同学们就开始各显神通,说话的说话,打闹的打闹,谈恋爱的谈恋爱——班上有几个外校转来的同学,比我们年长几岁,当属不折不扣的青年。

     过冬天,我们长江南北的老百姓最吃亏了,以淮河为界,我们属于南方,暖气没我们的份儿,可冬天是照样的冷,坐在冰冷刺骨的教室里,一堂课下来,腿脚都是僵的。心疼孩子的家长,往往会给孩子做个简易的火盆,四方形的木架上搁一个小破铁锅或是废弃的搪瓷脸盆,自己生炭火。我从小体寒怕冷,因为自理能力比较差,父亲怕我不会生火,就给我买了一个中等大小的火炉,生火时炉桥上先放几根捡来的枯枝或是几片枯叶,上面再放木炭,打开炉门后用火柴点燃纸张放进去,等枯枝燃完,木炭也就烧起来了,若是想让它燃烧的更旺一些,就用书本对着敞开的炉门扇几下,或是提在手上前后甩动,男生喜欢拎着甩360度的大圆圈,力气大是一桩,主要是臭显摆。

     停电的晚上,我们常常把生土豆埋在火盆里烧熟了吃,这样烧熟的土豆,会有锅巴,剥过土豆皮的小手,黑乌乌的,倘若不小心弄到脸上,等电来了,灯下一看,一二三四组,好些个花猫脸。

     白中的旁边,有一个大天坑,传说中坑底就是大海——现在觉得不合常理,但当年对于一个十四岁的少女则深信不疑。我放学回家要经过那个天坑,每次走到那里,我的小脑瓜里就会条件反射地冒出‘大海’两个字,再综合地理课上学来的知识,产生联想。可以这么说,就因为那个天坑,彻底改写了我的人生——有我的出走路线图为证:深圳,上海,厦门。我居住过的地方,都是沿海城市。

     再一个记忆是劳动课,要去较远的地方扛木柴,这是个苦差,每周几乎都有一次。唯一的亮点是途中可以偷扯农户地里的萝卜生吃——有萝卜,自然也是冬天了。

     其他的记忆就是碎片了,魏同学从家里带来的豆瓣酱非常好吃;肖同学出风疹,我送她回家;胡同学冬天抹雅霜,香味稠浓的直往鼻子里钻;操场上的露天电影;教数学的张老师不小心露出的秋裤带子,白色的,一长一短,在同学们的哄笑声中荡来荡去……

     关于白中,我能记起来的,就只有这么多了。看同学们如数家珍地诉说往事,我颇疑心自己是否已经提前进入了更年期。绞尽脑汁,也没想起来我有没有被老师罚过站,有没有和同学闹过矛盾,有没有哭过鼻子——想必是哭过的,我天生泪腺发达,看见菜摊上一只瞪眼的羊头都会落下几滴眼泪。




 

 

  评论这张
 
阅读(1084)| 评论(5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