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光书

【遗物,纪念品和记忆碎片】

 
 
 

日志

 
 
关于我

70后,唯美,感性,率真,具备常识,独立思考,不随波逐流,不人云亦云。一个用文字取暖的女人

网易考拉推荐

苜蓿客栈(上)  

2016-06-09 20:32:42|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苜蓿客栈,白鹭岛上的一家家庭旅馆,旅馆主人是一位来自省城,介于青年和中年之间的女士,笔名叫苜蓿,原来的职业是杂志编辑,业余写小说,写那种模仿外国作家且又不招中国读者待见的先锋小说。关于文艺青年,有这么一说,如果一个人三十五岁以后还写不出名堂却仍然赖在文艺的乌有乡里不肯挪步,那便是可耻的。苜蓿醒悟的稍微晚一些,她是在过了三十八岁生日后才幡然醒悟,在一个画家朋友的资助下,南下白鹭岛开了这一家文艺范的客栈。这是一栋两层居家小楼,楼上六间客房,服务台在一楼,设置在楼梯下的逼仄处,腾出来的空间,隔成了四间客房,一个侧门通向院子,同室内一样,摆放着仿古的木质桌椅,庭院四周种着一些南国寻常可见的花草。

     客房的装修可以用个性来形容,房间里的家具,都是从市场上淘来的老物件,房间里的每一个细节,都经过了主人的精心设计,有着别样的韵味,主要看点是碎花系列的窗帘和床上用品,还有墙上镶嵌着的贝壳装饰,以及具有古罗马风情的铁艺床。从这儿出发,步行一刻钟就可以到海边,来此住宿的旅客都是提前网上预定。

     白鹭岛上新修的海滨大道,与陆地上的公路相比,空旷的可怕。偶尔,一辆车气势汹汹地冲过来,快如子弹。像样的宾馆酒店没有一家,也是不需要,生意火爆的景象只会出现在夏季,应运而生的家庭旅馆足够消化掉这些来自周边城市的游客。苜蓿听从了朋友们的建议,没有雇佣太多店员,平时只有一个娘家侄女帮着打理,在夏季旅游高峰期来临之前,网上发帖招聘暑假工,不愁没有应聘者,一桥之隔的登海市区,容纳了十来所大中专院校。

     七月中旬的一个周末,从上午开始,客栈的电话就一直响个不停,网上预订的客人打来的,有的问从动车站过去乘坐几路公共汽车,有的问机场到岛上有没有直达专线,有的问下了公共汽车再怎么走。

     最先到达的是沧桑狼和一个年轻的女子,苜蓿只觉得这个沧桑狼眼熟,很像之前有过一面之缘的一个地方小官员。但对方出示的身份证却显示是邻县的吴先生。

     苜蓿记忆中的这个人叫王佳庆,是闽西北一个小县城的副县长。几年前,省作协在那里举办过一次笔会,王副县长在笔会上代表当地政府致欢迎词。苜蓿记住了他,是因为他和她的名字只差最后一个字。还有他左眼下的那颗福痣。眼前的沧桑狼和她认识的王佳庆实在是太像了,身材像,脸模子像,就连那颗福痣都长的一个样。他们预订的房间是二楼带阳台的海景房,坐在阳台上,可以远远地看到一片苍茫的大海。

     写小说出道的苜蓿,至今仍保持着对物质表象的高度敏感。苜蓿在百度上输入沅江县王佳庆,瞬间弹出来多条关于常务副县长王佳庆视察慰问的信息。

     苜蓿心里升起一个疑问:此地的海景一般,针对的顾客群只是周边的市民,还在开发建设,到处是工地,灰尘漫天,即便是最有看点的那一段木栈道,也不过是国内诸多海岛景区的劣质复制品,没什么新鲜的东西,沧桑狼若是想携情人过一个浪漫的周末,按常理就该去离沅江更近也更有名气的鼓浪屿。

     但这个疑问没能保持多久,就被一波又一波悦耳的电话铃声淹没了。

     小青豆到店最晚。这个来自外省江西九江的九零后小女孩进门就嚷嚷:一点都没说错,福建还真是出骗子的地方!不等人追问,她就把自己手机上的信息公开给大家看。小青豆是来会一个叫荆棘鸟的男网友的,不料想男人突然反悔,在她临下动车之前单方面切断了联系。荆棘鸟留给小青豆的手机号码确实是本地的,可是打不通——关机。

     坐在院子里乘凉的东山少爷闻声走进来,摇头晃脑,发表他的高论:这男人肯定有家室,良心发现,在家陪老婆孩子。

     小青豆白了东山少爷一眼,一把夺过自己的手机,气呼呼地上楼去了。为了这一晚,她特地定了二楼的薰衣草房。

     客栈仅提供奶茶咖啡之类的速溶饮品。到了饭点,住店的客人相继而出找餐馆。沧桑狼在黄昏杂乱的街道上看见一个算命的,忽然停下了脚步。走在他旁边的女孩并没有注意到,依旧向前走了几步才回过头来。

     “怎么啦?

     “要不要算一卦?

     “什么?

     与女孩四目相接的一瞬间,他才仿佛回过神来,试着以开玩笑的语气蒙混过去:开玩笑的。说完这话,沧海狼的神情好不容易轻松了一点,之前一路阴沉着脸,好几次,女孩偏过头去和他交谈,他都是嗯啊作答了事。

     白鹭岛当晚的明月就鋪洒在沧桑狼的床上,做了床单。女孩央求沧桑狼:关灯,拉开窗帘。

     月光照在女孩年轻丰满的裸体上。女孩很明白,这是自己唯一的优势——嫩的,鲜活的,年轻的优势。以致当沧桑狼拥抱她并且亲热抚摸她的脊背,当她感觉到他那只铁耙般粗大而微微发抖的手在她背上抚摸时,女孩体验到一股从未有过的快感。卑劣有很大力量,让人感觉到刺激和新鲜。

     沐浴完。两人裹着浴袍,坐在阳台上喝茶。

     女孩抱怨道:你怎么带我来这个破地方?去鼓浪屿多好。

     沧桑狼说:这里清净,鼓浪屿一到节假日全是人,挤去挤来有什么好玩。

     女孩说:你到底跟她摊牌了没有啊?

     沧桑狼不再说话。也是不知该怎么说。

     网络上幸灾乐祸的关于小三反腐的段子很多。马上就要换届了,现在的县长会是县委书记,两个人是有默契的。但沧桑狼很不安,经济上倒没什么特别棘手的,主要是女人,前不久刚打发掉一个。这一个比较麻烦,钱也花了不少了。县长私下对他说:处理干净,不要留尾巴。

     想到这里,沧桑狼的脸色缓和下来,向女孩斜靠过去,握住她的手,说:你还这么年轻,我想送你出国深造几年,我们的事,等你回来再说。

     女孩把手挣脱出来,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以后别说那些没用的。女孩残留在嘴角上的温柔消失在了绝望的冷酷表情中。

     沧桑狼意识到来这里或许是天意。比起一年里其他的季节,夏天更容易让人冲动。如果仅仅只是共度一个良宵,当然没必要舍近求远跑来这里。

     第二天早上,服务员桂琴做楼道走廊卫生,看见薰衣草房的门大开着,里面却不见小青豆。

     房间里,没有人。卫生间,也没有。背包和洗漱用品都在。

     正疑惑着,走廊转角处东山少爷入住的麦浪房门开了,小青豆穿着浅紫色吊带睡裙走了出来,边走边打哈欠,看见桂琴,也没有停下来打招呼,就那么径直走进自己的房间。

     早上八点,沧桑狼办理完退房手续,走出店门后又倒回来,问苜蓿这附近哪里的海水干净,且游客不多。苜蓿想了想,说出了一个地名:东沙湾。

     “时间还早,要不,我们去东沙湾走一走?沧海狼说完,眼神复杂地看了女孩一眼。

     这眼神被苜蓿及时捕捉到了。她禁不住打了一个寒战,但很快让自己镇静下来。自从进入了三十六岁以后,她就试着让自己遇事沉着冷静,她认为或许是自己多疑了,可是直觉很不妙——苜蓿的直觉一向很准。

     苜蓿再次回忆起几年前的那次笔会。王副县长和他们一行人一一握手,一一寒暄,他的手不像一般官员的手那样绵软,而是关节粗壮,像蟹钳一样有力。一同去的女作家兼好友捅了捅苜蓿,低声说了一句荤话,两人不吭声地笑到打颤。座谈会快要结束时,苜蓿去卫生间,正碰上王副县长从男厕出来,边走边讲电话。擦肩而过时,她听到电话那头是一个娇滴滴的女生。

     想到这里,苜蓿拨了一个电话给一起参加过那次笔会的女友,从王副县长左眼下的那颗黑痣说起,女友大概正处生理周期,耐心极差,没等苜蓿的话说完就打断说:你是在构思小说吧。

     苜蓿用双手合成杯状罩在自己脸上,咬着嘴唇,不好的直觉变成画面在她脑中清晰地呈现出来:辽阔的大海深处,一条美人鱼在深蓝的海水里挣扎下沉……她拿上包,迅速将停在门外的轻便摩托车发动起来,朝东沙湾疾驰而去,一路上,她告诫自己不要慌乱。

     因为是周末,东沙湾的游客比平时多出了不少,苜蓿在脑海中勾勒女孩的模样,她有一张月亮般的圆脸,有乌亮乌亮的黑发。苜蓿沿着沙滩来回走了两趟,没发现女孩和沧海狼的身影。

     岛上雾气很重。沧海狼在远离人群的海滩上找了块地方,铺上一块塑料布,两人坐在惨淡的阳光下。

     “海水很美。”沧海狼说,“至少比鼓浪屿的蓝,也干净。”

     “远一些就看不到。”女孩问:“整天都会这样么?”

     “不会,雾气很快就散了。”

     沧海狼闭上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他紧张略带仓惶的神色,此时女孩是看不见的。女孩正在用手机拍照,拍摄对岸半隐半露的陆地建筑。

     沧海狼站起来,朝四周看了看,最近的人影在离他们500米之外。他问女孩:“要不要下去游一会儿?”

     如果记录下时间,苜蓿拨打沧海狼电话和沧海狼问女孩要不要游泳几乎是同步。

     电话里,苜蓿装作很随意地说:吴先生,这趟旅程还愉快么?从昨天看到您第一眼起,我就觉得特别眼熟,一时没想起来像谁,这会儿才想起来,您很像沅江县的王县长。

     沧海狼干咳了两声,接着又哈哈干笑了两声。说话的声音更是透出艰涩:是么?那我太荣幸了。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183)| 评论(7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