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光书

【遗物,纪念品和记忆碎片】

 
 
 

日志

 
 
关于我

70后,唯美,感性,率真,具备常识,独立思考,不随波逐流,不人云亦云。一个用文字取暖的女人

网易考拉推荐

平安夜  

2016-01-26 15:50:13|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年前的晚上,九点多的样子,爸爸独自在阳台上抽烟,妈妈在卧室里砸东西,这是他们唯一的一次没来得及避着我闹矛盾,在外人眼里,他们一直是令人羡慕的模范夫妻。我穿着睡衣缩在自己房间,通过物件破裂的声音,来断定被砸碎的是什么。

    在这之前的很多个夜晚,我常常听到父母卧室里隐隐传来的啜泣声。然而,早上起来,我细心观察,爸妈和平时一样正常,看不出他们闹过矛盾,这让我疑心那些啜泣声不过是梦境。

    只有一次,妈妈带我出去吃麦当劳,半路上碰到她大学的同学,两人闲聊时,我听妈妈说了一句:“男人,总是让人摸不透,就好像不是你当初认识的那一个人。”那是两年前,我才十一岁,妈妈和她同学说话时,我不耐烦地踢着右脚尖,盼着她们的谈话早点结束。不知何故,那句话我一字不漏的记住了。也许是妈妈当时的表情过于沮丧。

    这之后,便再也没有好时光了,爸爸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里,周末,或者把自己关在书房里读书,或者,独自出去。除非有应酬,夫妇俩平时难得同进同出。

    后来,我考上爸爸任教的鹭江大学,正值他鸿运当头,升任鹭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我们家开始有了一点闲钱,在远离市区的绿荷山庄购置了一幢别墅。那别墅群坐落在郊外两山之间的一处平地上,前方有溪水穿过,两侧为森林环抱,是夏天避暑的绝好去处。

    妈妈长期失眠。她曾记录过一个梦境(有一次,她用了电脑,忘记退出QQ,我在她的空间日记里看到的,是私密日记),爸爸和学院里讲授西方文学史的李美琪在别墅里约会,李副教授用她白瘦的手指为我的爸爸解开领带,纽扣。接下去怎样,妈妈没有往下写。

    我见过两次李美琪,第一次是在迎新晚会上,她和校长一起演唱京剧《沙家浜》,唱的很投入。她知道自己正在被人注视。再一次是在副校长的家宴上,李美琪穿着一件酒红色的无袖丝质连衣裙,外披浅灰色羊绒披肩,很端庄很知性的教授派头。

    “王老师有什么特别爱吃和不敢吃的东西么?”

    语气调皮又温柔,迷蒙的眼神非常性感。三十八岁,正是玩暧昧的绝佳年龄。

    那被称作王老师的,就是我的爸爸王宁。四十九岁的王宁教授身材高大挺拔,英气逼人,搭配简约又有质感的服装,和他近距离谈话时,或是擦肩而过,还能闻到他身上散发着一种甜中带苦的雪茄味。爸爸专业拔尖,德高望重,学院内部一致认为他是未来的校长不二人选。当然,也是熟女们处心积虑想要勾搭的男一号。

    我的妈妈,王宁教授的夫人张媛媛,历史系的讲师,很普通的中年女人,身材寡瘦,脸色枯黄,鼻翼两侧还有几粒褐色的雀斑。外型上悬殊太大的夫妻,除了爸爸妈妈,校园里还有一对,机械学院的葛教授和他的患过小儿麻痹症的瘸腿夫人林博雅,葛教授的选择倒是可以理解,来自于黄土高原,家徒四壁,想要留校,自然得找靠山,林博雅的爸爸恰好在学院学工处任中层。

    可我爸爸和妈妈一样,都出生于知识分子家庭,家世良好。爸爸怎么会看上妈妈,这个疑问折磨了我很多年。

    直到大二。平安夜那天,我突发奇想,约了三个要好的同学去绿荷山庄的别墅,三女一男,这样奇怪的组合是因为姗姗谈了男朋友,姗姗的男朋友曾杰是富二代,家里开鞋厂,有钱,开着一辆蓝色的宝马。如果他去,就不用叫出租车。还可凑一桌打牌。临去前我分别给爸爸妈妈打电话,撒谎说同学生日,要聚餐,晚上可能不回家。妈妈回答了一声“知道了。”然后就是老生常谈,叮嘱我要洁身自爱,不抽烟,少喝酒。爸爸的话更少,他说他要出差三天,去省城开会,两小时后动身。

    我们从超市里买了葡萄酒,烤鸡(超市没有烤熟的火鸡),水果,面包,各种零零碎碎开袋即食的小零食。还买了红蜡烛和圣诞树。

    “多少得有点过圣诞的气氛吧。”姗姗说完,又往堆满的购物车里放了四顶红色圣诞帽。

    素琴和我一样,还是单身狗,我们俩互相挤眉弄眼,看着姗姗忙活。反正不用我们花钱,曾杰自告奋勇说他买单。

    开出拥挤的市区,上了高速,路边的房子和树木飞快地向后退去,高速出口在一个叫做黄粱的小镇。往东再行驶十多公里,我们就可以到达绿荷山庄了。

    突然,坐在前排副驾驶位置上的姗姗转过头来,说:“盈盈,那不是你爸爸的车么?”

    我欠起身,前面那辆车号尾数三个6的黑色奥迪确实是我爸爸的。

    有点懵。我想到了那个李美琪。我示意曾杰把车靠边停下。随后,我给爸爸打了一个电话,问他出发了没有。

    “已经出发了,有什么事等我回家再说。”

    素琴和姗姗看着我,两人的眼神也是懵懵的。曾杰显出和他年龄不相称的冷静,像是司空见惯,也不看我,问:“还要去么?”

    “去。超过他们。”

    车子继续前进,很快就到了别墅区,为了不被发现,我们把车开到别墅附近的一条弯道上,调转车头,打开车窗,静静地观察。不一会儿,奥迪车也到了,在院门前停下,先伸出来的是一只男人穿牛仔裤的左腿——爸爸的。爸爸一向穿牛仔裤,也许是因为人们都说穿牛仔裤可以减龄。后排的车门也开了,这次出来的是一位俊秀的年轻男子,上身穿着一件藏蓝色呢料风衣。

    “帅哥哦!”姗姗惊呼。

    “我可以肯定不是我们学校的。”素琴补充。

    即便素琴不这么说,我们也将知道这男孩不是爸爸的学生。接下来,爸爸从后备箱里取出一个20寸大小的旅行箱。

    从爸爸车里钻出来一个帅哥,这是我之前没有想到的。我一直怀疑爸爸在外面有别的女人,李美琪只是怀疑对象之一,他带的那些女研究生个个都有嫌疑。现在,嫌疑解除,按常理我该轻松地舒一口气,可我没有——还有一个疑问:如果因为学术和工作的需要,完全没必要撒谎。

    我又想起了妈妈啜泣的那些夜晚。以及,爸爸在阳台上抽烟的背影,那背影,孤单,落寞,被昏黄的灯光罩着,让人有些心疼。我让曾杰先送我回家,车在小区门口停下,我下了车,他们三个继续回学校。这事当然不能就这么完。如同影视剧里常见的桥段,我乘的士又回到绿荷山庄。

    这次我们把车停在了我家别墅的后面。一楼大厅的灯亮着,厚窗帘被拉开,透过白色的纱帘,没看见人影。二楼三间卧室,只有那间客房的灯亮着,而且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直觉告诉我,他们就在那里。我的猜想很快得到了证实,不仅窗帘被拉开,连窗玻璃也打开了半扇,爸爸和那年轻男子身穿睡袍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野里。

    一阵晕眩......我想起我看过的两部电影:《暹罗之恋》和《欲盖弄潮》。在豆瓣,我曾写下这样的影评:爱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力量,不管是同性爱,还是异性情,都只是众多情感中的一种,只要彼此信任,永不分离。

    我看了一眼的士司机,他仍在玩手机,也许是因为对这一类跟踪见多不怪吧。当然,他不知道,这一次的跟踪与往日他参与过的那些跟踪不太一样。首先不一样的是跟踪人和被跟踪人的关系,不是情人,也不是夫妻,而是父女。

    出租车行驶在市区拥挤的人流中,走走停停。西风东渐,圣诞节在中国的大中城市已经稳稳扎下了根。我给妈妈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自己很快就会到家。

 

 

 

  评论这张
 
阅读(1646)| 评论(8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