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光书

【遗物,纪念品和记忆碎片】

 
 
 

日志

 
 
关于我

70后,唯美,感性,率真,具备常识,独立思考,不随波逐流,不人云亦云。一个用文字取暖的女人

网易考拉推荐

亲情课  

2015-08-22 10:04:29|  分类: 游踪撷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家后的第十九天,因一个比较伤感和曲折的故事,我们家得了一只八斤重的羊腿。

        如何处置这只羊腿,让我们小小的犯了难。小嫂和侄女都不吃羊肉,而且连味道都闻不得,不能放冰箱和冰柜。

        干脆炖了吃了。我提议。

        知兄莫如妹。小哥好这一口,这羊腿就是他拎回来的,我其实是在替他说。

        我来煮。小哥听了两眼发光。

        你煮!我说完就笑了。母亲也笑。我和姐姐都遗传母亲,有小小的洁癖。

        母亲不怎么吃鱼,羊肉却吃。年近八十的母亲因为老,也因为半年前的那场病,不像过去那么敏捷能干了,腿疼,坐下去就不想再站起来,掌勺的差事只有我来完成。

        不到一年的嫩羔羊,没什么膻味,剁好后,我反复冲洗,又用开水焯了一遍,滤去血沫脏污。

        炒变色后再加水。坐在外间的老母亲隔门喊话指导。

        我哦了一声,表示听见了。手上的活却并没照那方子来,用冷水直接炖煮,顾及到老家的麻辣口味,锅里猛下了辣椒花椒桂皮紫苏等一干大料。

        红焖羊肉和葱爆羊肉我早年在广东吃过,很好吃,可嗜辣出名的家乡人嫌它味淡,吃不习惯。

        不到一小时,锅里的香味就跑出来了,母亲从外面走进来,边走边说:就香了啊。

        小哥隔一会儿就进厨房打探,除了馋,他也是真饿了。

        挑上几块没皮的瘦肉,端到父亲床边,父亲吃过一块后连说两遍好吃。

        姐姐姐夫上班,给他们留了一些晚上吃。

        我们闻着香,那不吃羊肉的母女俩闻着就是臭,小嫂和侄女早躲到房间上网去了。开饭时叫她们才出来。

        我常年在外,回家的次数有限,见到小侄女的次数更有限,因为不是每次都能碰到,印象中她是乖巧而安静的。这次我们几乎同时到家,她们母女只提前一天。

        很感谢这个假期,让我有机会和侄女朝夕相处一段时间,并得以推翻之前对她的一些印象,她其实并不如我们认为的那般内向,说话非常俏皮。

        比如她和小嫂逗趣:你是美女,爸爸是帅哥,按说我应该是绝世美女才对——我很怀疑我是你们抱来的。

        其实她也是美女,皮肤白皙,面容姣好,她和小嫂走在一起,不认识的都会误以为是姐妹。

        侄女念大二,专业是影视编导。有一天,我和她闲聊,说到写作,我说:肚子里没有一两百册书装着,是动不了笔的,有了五百册书垫底,写出的东西才可以勉强一看。

        说完我就后悔了。作为嫡亲的姑姑,真不该给她灌输这些,文学创作的路有多苦,我太清楚。我这一生,路已走残,没办法回头,唯有希望小辈们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吃饭时,小嫂说:妹妹你多喝点汤,我虽然不吃羊肉,但我知道,羊肉大补。

        小我五岁的小嫂一直坚持叫我妹妹。反倒是我不好意思叫她小嫂,不得已需要称呼时就叫她美美,美是她名字的最后一个字。跟着父母叫美子太不敬,于是我折中给她取了美美这个昵称。

        一次,美美说:只要你回来,我就觉得很温暖。

        这话让我自责而难过。每次回家,我都提醒母亲和小哥,叮嘱他们注意说话方式,不要以为是自家人就过于随便,任何一种感情都需要表达,感情是相互的,表达出去了才会有回应。人生太多遗憾,渺小的我们无力左右,但至少我们可以努力做到把对他人的伤害降到最低。

        油炸土豆是我爱吃的,而且土豆越小炸来越好吃。侄女也喜欢吃。她选了一篮子很小很小比豌豆米大不了多少的小土豆,一个人在那里刮皮,执拗着不让人帮忙。刮完皮,我帮着清洗,不知说了一句什么,原话记不得了,反正是感慨她耐性好,换了我,怕是耐不得这个烦。

        侄女回答说:为你践行的。

        尽管,我知道她这话是顺口人情(她自己也爱吃),但还是被感动了。这个假期,我是辛苦而幸福着,陪着父母哥嫂姐姐姐夫,他们都是我至亲的人。偶尔和懂事漂亮的小侄女拉呱拉呱。

        人生最苦是离别。我提前离家,特意选在早上,趁他们都还没起床。先去父亲床前打了一声招呼,赶紧出来,我知道他一定会哭。然后去小嫂侄女房间,也是说了就走,母女俩起来送行。我走时,母亲在父亲房里,我能想到两位老人都在哭——我离得远,父母难免会多想,担心这是最后一面。

        临走前,小哥送我一斤特级茶,说是明前茶,老板发的,厂里的职工每人一斤。小哥一再叮嘱我不要送人,自己留着慢慢喝。

        又说,什么时候邀着囡囡颖颖她们一起回来过个年,趁着父母还在,照一张全家福。囡囡和颖颖是大哥的女儿,囡囡是姐姐,就是我常说的二公主,也在闽南。颖颖是妹妹,定居在宁波。

        我还要去姐姐家告个别。从小疼爱我的姐姐特意提前下班,陪我逛街,看见一样土特产,就停下脚步,征询我的意见:妹妹,怕不怕麻烦?给你和囡囡一人买上一斤。

        次日,乘最早的一班车离开小城,也不知我无意中做了什么孽,惹怒了天神,前一天还是艳阳高照,到晚上开始下起了中雨,凌晨时分升级为倾盆。姐姐送我去车站,天色还未大亮,汽车被女婿开回宜昌了,摩托车又没法骑,我们各自撑着伞,深一脚浅一脚走在雨中。

        接连几天,泪水一直在眼眶里打转,有东西梗在喉头,不上不下。直到车开出了站,隔着车窗,看到姐姐清瘦单薄的身影,手里还提着我穿着淌水的拖鞋,我再也忍不住,不管不顾地大哭了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1466)| 评论(9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