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光书

【遗物,纪念品和记忆碎片】

 
 
 

日志

 
 
关于我

70后,唯美,感性,率真,具备常识,独立思考,不随波逐流,不人云亦云。一个用文字取暖的女人

网易考拉推荐

狩猎  

2015-05-06 15:26:22|  分类: 砂弯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溪对岸有一片竹林,是红腹锦鸡的天堂。

    正是凌晨,天将亮,未亮,有经验的猎人拿着手电筒对着竹林晃了几晃,数只栖居在竹林里的锦鸡受了惊吓,扑啦啦飞起,在低空搅动起一片黑点,这时,只听到砰的一声枪响,一只运气差的锦鸡被击中,重重的摔落在草丛中,有的是急死,没打中要害部位的,就还要挣扎一阵子才断气。

    父亲年轻时酷爱打猎,且枪法很准,有一次狩猎归来,枪托上一前一后挂着两只被打死的狐狸。那时我还很小,但已经有记忆了。

    那些年里,不知为何,狐狸很多,常常半夜来偷鸡。我七岁时,父亲第二次住院开刀,母亲去陪床照顾,家里就我们三兄妹,有一晚,月亮很大,听见鸡受惊吓后的凄厉惨叫,我们吓得不敢出去,就站在门口向外张望,使唤卧睡在柴房的大黄狗去撵咬,不知是胆怯,还是别的什么不为我们所知道的原因,大黄狗只是敷衍般的追赶了一阵,根本没使出威力去行使看家的职责,反倒和狐狸一起嬉戏玩耍。后来听大人说,狐狸是狗的舅舅。

    我的童年和少年,很多舌尖上的记忆与野味分不开。隔三岔五的,总能吃到野兔肉和猪獾子肉,野味腥气重,烹煮时需搁放大量的辣椒花椒压味。吃过的野味中,比较难吃的是两岁以上的野猪肉,肉丝粗,嚼起来费劲,难以下咽。

    味道最鲜美的是麂子肉,不怎么腥,全是瘦肉,用青椒炒来或是与干豆角一起炖干锅,都是一绝。

    锦鸡瘦小,就一个骨架子,没几两肉,主要是喝汤,若是顺风,三里外都能闻到浓香。

    等到我长大后,狐狸野猪麂子早已绝了踪迹,野兔锦鸡也少了很多。唯有一种当地叫白猕子(很像果子狸)的小动物,不知从哪里而来,占山为王,繁衍了下来。秋天的山里是异常丰富的,到处都是核桃板栗柿子,还有漫山遍野的猕猴桃。那会儿,我的小哥开始爱上了玩枪,闲时常常和几个志趣相同的伙伴转山打猎,收获颇丰。

    后来,政府不允许私人拥有枪支,动员上缴。小哥舍不得。我劝他说:交了好,打猎也是杀生,杀生总归不好。

    从小到大,我不杀生,至今没杀过鸡没杀过鱼,连虾脚也不忍剪,怕它疼。别人清蒸大闸蟹时,我在一旁揪紧了心。可是照样吃。自觉矛盾,于是自嘲为假慈悲。

    最无厘头的,连抓着的老鼠也会放生。

    食素是前两年的事,没有刻意,就是觉得生命吃生命,太残忍。后被诊断为营养不良,又解禁吃上了鱼和蛋。偶尔煲个汤,也是和别人反着来的,以药材为主,肉类为辅。
    虽说植物也是生命,可到底没有鼻子眼睛,感官上与会叫会跑的动物还是有些两样。

    去年暑假回家,推着轮椅里的父亲去理发,在医院对面的桥头,遇到一熟人,这熟人是看着我长大的,寒暄之后大发感慨,说父亲忠厚良善,是大好人。

    我没应声。心想:杀了那么多生灵,还能算是好人么?!

    十年前,我走进教堂,代曾经狩猎过的父亲和小哥忏悔,表示愿意替他们承受一切该得的报应。

    欠下的,总是要还的。一切都有前因,该接受的接受,该承担的承担,该偿还的偿还。我并不惧怕有朝一日会化作一把灰,我只希望我的灰烬是充分燃烧过的。




  评论这张
 
阅读(1460)| 评论(14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