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光书

【遗物,纪念品和记忆碎片】

 
 
 

日志

 
 

姑妈  

2015-04-03 18:23:04|  分类: 游踪撷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尚不谙世事的幼年,我的姑妈就离世了。记忆中关于她唯一的记忆,就只有病床上的她拉着我的手叫我的乳名:“小红。”

     再早一些,姐姐带我和哥哥去姑妈家,姑妈开箱拿出别人送她的糕点给我们吃,还把新手套拆成线给姐姐学织毛线。但这些都是姐姐说给我听的,我自己没有一丁点印象。

     还有一段抹之不去的记忆,那是姑妈病逝的前一晚,我家的电灯突然熄灭,那时的开关是由一根绳子控制的,当时,母亲在做晚饭,我们三兄妹都围在锅灶边,我们都很清晰地听到了开关跳掉的声音。紧接着,就听到大门砰砰砰地乱响,像是有人在推门。

     母亲重新打开电灯,对十一岁的姐姐说:“姑妈怕是不行了。”

     果然,睡下不久,就有人来报丧,说姑妈过世了。去了姑妈家,听大人们在那里说姑妈临死前的种种,还说到我家的电灯突然灭掉。

     表嫂说:“难怪婆婆嘴里一直咕噜,摆那么多的椅子,脚都迈不开!我还回了一句,没有椅子啊。”

     母亲解释说:“那两排椅子是小红摆在那里玩推车。”

     在我家乡,人临死前有捡脚板一说,意思是人的魂魄会去生前到过的地方再走一遍,又叫飘魂。这一说法是否有科学依据我不知道,但姑妈咽气前,她的魂魄到过我家,我和哥哥姐姐,还有母亲,都是亲历见证者。

     姑妈对我们的种种好,是经由姐姐和母亲的口转换成实质性印象的。那时,父亲刚动完第二次手术,还躺在医院,日子过的很艰难,亲戚中也不乏有势利眼,唯有姑妈,一心一意帮衬我们。听姐姐说,姑妈常常带口信让我们三兄妹去她家玩,其实是让我们去吃好吃的,改善一下生活。

       很小的时候,就听见长辈们对我们姐妹说:“你们姑妈的身材好,穿旗袍那才叫好看!”

     姑妈穿旗袍有多美,我没看见过,也想象不出,只听说姑妈个子高,近170———在那个年代,在女人中间,确实算得上是高个子。

     姑妈育有一男一女,家境殷实,她穿的衣服都很讲究,我见过她送母亲的一件丝绸夹袄,很鲜艳的红色,母亲一直搁在樟木箱里。小时候,每次打开箱子,看见那团红,我都很怕,因为想着姑妈是死去了的人。我曾多次劝说母亲把那夹袄给烧了,可母亲不让,说是姑嫂一场,要留个念想。

     一眨眼,几十年过去了,我一直定居在外,姑妈送母亲的那件大红夹袄什么时候没了的,我不知道,也没问过母亲。总之,是没见到了。

      四年前回乡,正逢表姐的孙子过周岁,大宴宾客,我陪同母亲前往,表姐迎上前,拉着母亲的手,亲热地叫二舅妈。看着年近花甲的表姐,那一瞬,我的眼前竟然浮现出姑妈的面容来。都说表姐长的像姑父,我却认得那一双明亮有神的大眼睛——父亲三兄弟,还有我们这些堂兄妹,都长着一双这样的眼睛。

      去年回去,在街头遇见表哥的大儿子习斌,他叫我姑姑,要了我的电话,说是要请我吃饭。虽然那顿饭到走时都没能吃上,但我依然觉得欣慰,这位四十岁不到已荣升为副局长的表侄,还记得他早逝的奶奶和我的父亲是亲姐弟。

     足矣。

 


 

姑妈 - 小雨 - 时光书

 

 

  评论这张
 
阅读(1503)| 评论(9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