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光书

【遗物,纪念品和记忆碎片】

 
 
 

日志

 
 
关于我

70后,唯美,感性,率真,具备常识,独立思考,不随波逐流,不人云亦云。一个用文字取暖的女人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桃树湾  

2015-12-28 12:20:53|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归乡随俗。这仿佛是必然。在这栋有着百年历史的纯原木构建的吊脚楼里,我花了一周的时间,才慢慢适应没有卫生间没有淋浴没有WiFi的简陋生活。鄂西的吊脚楼一般依山靠河,分上下两层,屋顶盖瓦,其余全部用杉木建造,上层通风干燥,住人,底层用来关牲口或是堆放杂物,厕所通常也设置在底层。

        我叫周尔艺,身份证上的大名。我还有一个小名叫西兰,是我那做过几天少爷的父亲给取的。传说中,西兰是土家族先民中的织锦能手。在外面,大家都称呼我尔艺,西兰只是作为往昔的一部分存放在记忆里。这不算什么。从出生到死亡,我们短暂的一生,正是由无数个往昔串成的。

        我的父亲躺在坟墓里,他一定很得意,得知自己桀骜不驯的女儿正在一边咕噜一边收拾这栋漏风漏雨的破吊脚楼。母亲躺在右侧,大概也只能像活着时一样干叹气。对她来说,左边的这疯老头子简直就是前世的冤家,来人世一趟,似乎就为了故意和家人作对。活着时,她和儿子洛伊一样,盼着这房子早点卖掉,曾经有过两次好机会,一次是旅游部门,一次是文物部门,出的价钱都不低:二十万。可老头子死活不松口,说是祖宗留下的老盐罐子,住垮掉,可以;卖,不行。

        洛伊是我的哥哥,唯一的哥哥,大名叫尔文。洛伊这个小名也是我那做过几天少爷的父亲给取的。在土家族的文字里,洛伊是射日勇士。现在,老顽固终于走了,房子却卖不掉了,大梁和柱子已被白蚂蚁蛀空,廊洞和横梁上的雕龙画凤也被光阴磨损的面目全非。父亲生前就写好了遗嘱,白纸黑字,用毛笔写成的蝇头行楷,将这栋楼留给了我,附带条件是我给哥哥十万元。

        父亲的葬礼结束后,看着这栋久经风霜的百年吊脚楼,我和哥哥都很感慨,屋顶上的每一片瓦,都见证着我们兄妹的童年和少年。一旁的嫂子等的不耐烦,打断我们的遐想,说:“既然爸爸留下了遗嘱,那就按遗嘱来,这房子随便小妹怎么处置,我们不参言。”

        嫂子对这栋已卖不掉的房子不再有兴趣。她感兴趣的是真金白银,是那十万元现金。

        我知道,父亲一直沉溺于他的少爷身份,想要像他的父亲那样,闲时围猎,忙时骑马巡视他的山界田庄。所以,他至死霸着他的吊脚楼不放手。所以,他写下遗嘱,把这栋破楼留给和他一样不怎么按规矩出牌的女儿。这个倔老头,死了还要赌上一把。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也许是出于对我当年悄然离家的惩戒。总之,父亲临死前玩了这一手,妄想一箭双雕,既让我破财,又让我替他保住吊脚楼。还让照顾了他一年半载的哥嫂无话可说。

        嫂子拽着哥哥走了。大伯的女儿,我的堂姐留下来陪了我两天。堂姐走后,偌大的一栋五柱二骑楼,只剩下孤零零的我一个人。这次回来并不十分愉快。父亲病重之时,我和郭子正在闹矛盾。郭子是我在K城的同居男友,我们在一起已经有四年了,对于同居男女来说,四年算是比较漫长的,我和郭子都离过婚,刚从牢笼里逃出来,很怕再入虎口。于是,我们约定好,若是五年过后,彼此还不觉得厌倦,就领证做正头夫妻。我们的关系,表面上一直是很和谐的,直到那一天,我从郭子的手机里看到了一条暧昧信息。

       我果断地和郭子摊牌,把那条信息念给他听。他叹了一口气,说:“这真是一团糟!我解释,你也不会相信,但我可以保证,它根本影响不了我们的关系。”

       郭子的态度让我愤怒。我一气之下,再一次玩起了离家出走。

       最后的这两年,吊脚楼好像和父亲比赛似的,一天一天,加快着衰老的步伐,除了窗玻璃还算完整,用桐油刷过,曾经黄亮亮的板壁现在灰乌乌的。同样是木板铺成的天花板上垂挂着蛛网和一吊一吊的灰尘。楼梯松动的厉害,吱呀吱呀,踩上去提心吊胆。母亲病逝后,父亲一个人在这里又住了一年,直到中风偏瘫后被尔文接去城里。这一离开,就再也没有活着回来。

        被抛下后,醒过神来的我开始整理房子。先把花格窗,司檐悬空,木栏扶手,走马转角统统清洗一遍,包括杉木板壁。我的闺房很难得的一直保持着原样,书桌上放着很久没有擦拭过的笔筒,里面插着两只看不出颜色的钢笔。还有凝固干涸的英雄牌黑色碳素墨水。黑漆漆的木板墙上挂着初恋男友送我的破木吉他。粗糙的两层木书架,上面放着二十年前流行的汪国真席慕容诗选,和几本封皮破烂的小说集。梳妆台上排列着那个年代的护肤品,宫灯杏仁蜜,咏梅乳液,百雀羚雪花膏,少女之春黄瓜洗面奶。母亲走后,父亲接过了保护女儿房间的任务。尽管,他当年斩钉截铁地说要和我断绝父女关系,不允许我踏进家门半步。

        我的手算得上灵巧,整理这个,整理那个,把多余的东西都清理掉,很快就把屋子收拾的亲切而舒适了。玻璃水杯里插上迟桂花,油漆斑驳的餐桌上铺上了棉质的碎花布,每个房间都新换了窗帘。

        然后着手铲除房子周边的杂草,父亲生前爱种花种果树,在我们兄妹小的时候,屋前屋后,栽满了各种花草各种果树,按照我们老家的习俗,前不栽桑,后不种桃———因为与‘桃’和‘逃’谐音。可我那倔强的父亲不听劝,在屋后种了两株桃树。后来,亲友们把我的叛逆离家怪罪在这两株桃树上。

        吊脚楼的右边,顺着溪水往里拐进去,有一座小山,生长着很多野生的桃树,也正是因为这些桃树,我家这一片的地名就叫了桃树湾。每到春天,整座小山被五颜六色的鲜花点缀着,很是好看,粉的桃花,红的杜鹃,香气馥郁的野生兰草,还有一种黄色的小花,甜甜的,可以吃。成群的蝴蝶成群的蜜蜂在花丛中飞去飞来。偶尔,我会拿上一本书,躺在花丛中看上小半天。记忆中很清晰的一幕,一个黄昏,我在半山腰花丛中闭目养神,听见母亲呼唤我的名字,每一声都更近一些,我大概是遗传了父亲,从小喜欢搞鬼搞怪,那一刻,我决定装死吓吓母亲。我等待着,没过多久,母亲在山包上看见了我,匆匆奔下来,双手如羽翼般在体侧晃动,她朝我俯下身,搂着我,一边掐我的人中,一边哭泣着喊:“西兰,西兰。”我装模作样的睁开眼,母亲破涕为笑,把她自己的脸紧紧地贴在我的脸上。

        在不远处的山脚下,有两座小坟包,埋葬着我未见过面的早夭的姐姐和哥哥,一个八岁,一个两岁,均死于白血病。

        从那以后,母亲限制我傍晚不得去山上玩。民间传说里,黄昏是鬼魂出没的时候。

        沿着荆棘丛生的小路,我爬到山顶。正是秋天,没有花,没有草,只有满地的落叶在脚下沙沙作响,迎接我这位从远方归来的浪子。远眺四周,视力所及之处,全是黄灿灿的一片。据说,这方圆百里,解放前都是我们周家的产业。包括镇上的桐油厂和酒厂。穿过时空隧道,我恍若听见我的祖父站在我这个位置感叹说:“好年成啊!”

        吊脚楼是我的,我损失了十万。换句话说,我用十万买了一幢风烛残年的吊脚楼。作为土家妹子的西兰,脑袋没有那个叫周尔艺的自由撰稿人灵活,想到的就只有这么多。

        我做好了所有计划。计划把房子大修一下,建一个卫生间,装上太阳能。把木栏扶手,柱子横梁全都油漆一遍。对于种花种草,我不是很有经验。在K城,养过几盆盆栽,都不长命。我不是太有耐心的人。但是,我喜欢花草。

        厨房里依然残留着几丝母亲的气息。一个漏勺,手柄处裹缠着已看不出颜色的布条。橱柜下方的抽屉里,有几个马夹袋,圆圆的小颗粒,是一些蔬菜种子。我想要把厨房和外间的隔门去掉,包括板壁,两间打通,弄成一个开放式饭厅。还要准备两间像样的客房。

        终于,赶在第一场雪降临之前,把房子装修好了,来过几批客人参观,都是附近的乡邻。镇长也来了,中等个子,身材肥胖,脸色红润。他自我介绍说是我的学生,见面毕恭毕敬叫周老师。但那也许是应酬,当不得真。陪同他来的,还有一个很年轻的女干事。

        高兴劲儿来得快,去得也快。新鲜事物,一旦经历过了,就会回归平淡。除了偶尔走走亲戚,我的活动范围仅限于小镇周边。早上睡到自然醒,然后步行去镇街上买菜。从早到晚,火炉一直旺旺地烧着,父亲中风前积攒的劈柴一摞一摞,堆满了柴屋,够我慵懒地熬过一个秋冬。常常,我手捧一本书,想要专心看书,但大脑却总是走神,K城的名典咖啡,古厝茶馆,西街影剧院,还有一些熟悉的人——比如郭子。所有的人和物,影像一般,在眼前来回晃动。

        我没觉得惊讶。之前我就有预感,郭子最终会重新找到我。如今他就要来了,接我回K城过春节。一段生活重新回返。

        郭子是傍晚到的。他头一天就发来了信息,说已经到了省城。我托家族里的一个侄孙开车去小城的车站接他。郭子身穿深咖色皮夹克,看上去还很年轻,不像四十多岁的人。几个月前我们沸沸扬扬的分手事件没有给他留下痕迹。如果有谁说他帅气,那也是因为他不显老。郭子开朗活泼,给人朝气蓬勃的感觉,这一点很讨人喜欢。

        “哇!山清水秀,隐居的好地方。”

        这略带夸张的赞美正合我意,我们之间是如此了解。是的,这个地方,我打算用来度假和休整疗伤。也许,我那鬼机灵的父亲,早就为他心思细腻的女儿想到并安排了这一切。

        洪波巨浪已经过去。住在桃树湾的三个月里,情感的暗伤得以愈合。现在,我已经丝毫不关心给郭子发暧昧信息的那个女人是谁了。他千里迢迢来找我,就是最好的交代。爱如潮水,所有的爱情都一样,短暂的高潮过后,就是缓慢地退去。最后留存下来的,只有合适。没有人比郭子更适合我,也没有人比我更适合郭子。

        该回K城了。我们决定一路游玩着回去。吃早饭的时候,我们就为到底是去张家界还是去神农架讨论了好久。线路定下了,又开始讨论穿什么衣服,我要穿深灰色套头休闲运动装,他却不赞成。

        “干嘛要穿的像男人似的,”郭子说。

        桃树,据老人们说,是驱邪的。棺材里的父亲,左手拿钱袋褡裢,右手握打狗棒,这打狗棒用七根桃树枝捆扎而成。临出门时,我给郭子和自己的背包里各放了一小段桃树枝。他退后一步,看着我,不认识似的,低声说:“天哪,你还是我认识的尔艺么!”

        我很执拗,不允许他拿出来。且很严肃地纠正说:“在这里,你要叫我西兰。”

 

 

 

  评论这张
 
阅读(1948)| 评论(12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