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光书

【遗物,纪念品和记忆碎片】

 
 
 

日志

 
 
关于我

70后,唯美,感性,率真,具备常识,独立思考,不随波逐流,不人云亦云。一个用文字取暖的女人

网易考拉推荐

二三事  

2015-11-21 12:54:36|  分类: 游踪撷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留给我最后的印记,是他意识昏迷时说胡话。那是我赶回老家后的第三个晚上,他突然大声叫母亲的名字,说他要回去了,让母亲给他准备行装。

    我附在他耳边,告诉他母亲正在收拾,让他先乖乖睡上一觉。

    我们说这些的时候,有着老年痴呆前兆的母亲在她的卧室正睡的香甜。

    安静了一会儿,父亲又开始喊叫母亲,问怎么还没收拾好。

    我应景说在钉纽扣。

    父亲听了,很可爱的一笑,说:“太过细(客气)了。”

    再一个深刻的印象,好像是第五晚,我和小嫂守夜,父亲已经谈吐不清,嘴里咕噜了几句什么,我和小嫂都没听清,他急了,把手从被子里伸出来,做了一个瞄枪的动作,说:“啪!”

    父亲年轻时喜欢玩枪。

    第六晚,小哥和姐夫守夜。凌晨时分,父亲突然清醒过来,说话也比较清晰,开始交代后事:“不要请跳丧的,请四个道士。”

    葬礼上,简短的追思仪式,由陈老师主持,我这才知道,父亲英年生病之前短暂的仕途,是小有成绩的,曾主导修过两条省级公路。当年和他一起并肩战斗过的战友,后来一路青云直上,当上了地委书记。

    好几个花圈的挽联上都写着:老书记千古。

    回家乡的前一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父亲和一年前病逝的叔叔在一起亲热地说说笑笑。醒后,心里一惊,知道父亲这次是凶多吉少了。

    大伯,父亲,叔叔,解放前被称为大少爷二少爷小少爷,一个从政,两个教书,三兄弟年轻时个个都是美男子,身高均在一米七六以上。包括早逝的姑妈,也是高挑身材,接近一米七零。

    如果真的有另一个世界,那么,父亲一定是和他的兄弟姐妹团聚去了。

    墓地是父亲生前请人看过的,背靠观音山。葬礼那天,亲戚中有位表哥略懂风水,仔细打量了一下周围说:“挺好的。”

    父亲临终前,我正摸着他的胸,还有一丝温热气。我叫了几声,他没反应。在一旁说话的亲人围拢来,断定说:“走了。”

    我去母亲卧室,叫醒母亲,告诉她父亲走了。我劝她不要起来,躺着舒服一些。

    母亲‘哦’了一声,没多说什么。

    回家之前和之初,我最担心的是母亲,怕她承受不住,过于伤感。尤其是担心葬礼上,母亲娘家的人来后,会哭哭啼啼。于是特意交代堂姐照拂好母亲。然而,我担心的,自始至终,没有发生。

    家族里一侄孙给母亲总结说:“二太太的一生,是照顾病人的一生。”

    这话丝毫没有夸张。父亲英年即生重病,卧床休养多年。七十岁那年又摔断腿,此后坐轮椅九年。

    母亲的小妹,我的小姨,抽泣着对我说:“你妈这回彻底解脱了,可自己又病了。”

    小姨说的病,是有特指的,指的是脑子糊涂了。

    小姨退休后没事,专职接送孙子上学放学,比较空闲,说是要把母亲接到她家里去住一阵子。我和姐姐都觉得这主意不错。父亲摔断腿九年,母亲不离身地守候九年。到处走动走动,兴许会对大脑恢复有帮助。

    我们在一旁讨论这些的时候,母亲茫然地听着,仿佛一切与她无关。

    这一幕,让我心酸。我用眼光抚摸着灯影里的母亲,看到她之前的灵敏和矫捷,像一朵洁白芳香的栀子花,慢慢地枯萎。老去的母亲,正越来越像我们的孩子。

    

 

 

  评论这张
 
阅读(2064)| 评论(11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