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光书

【遗物,纪念品和记忆碎片】

 
 
 

日志

 
 
关于我

70后,唯美,感性,率真,具备常识,独立思考,不随波逐流,不人云亦云。一个用文字取暖的女人

网易考拉推荐

阿海(再续)  

2014-08-08 21:19:38|  分类: 红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喜欢并习惯了对变化的东西保持距离,这样才会知道什么是最不会被时间抛弃的。比如爱一个人,充满变数,我于是后退一步,静静地看着,直到看见真诚的感情。

——《西雅图夜未眠》  


    在城市,街巷的夜晚要比白天亲民和温暖许多,底楼的商铺都打了烊,一扇扇卷闸门密不透风地罩住了白天的喧哗,白天街上的行人不用看就知道,人人都是戴着面具的,为着生计,笑是应酬的笑,言语是应酬的言语。而夜晚就有点两样,零零星星的灯火从门缝里挤出来,暖暖融融,那是过日子的灯光。

    一个月前,阿海对雅美摊了牌,于雅美而言,传奇刚刚开了个头,就偃旗息鼓了。

    阿海虽然不像商战片里的成功人士那样毕业于名校金融系,但拥有海外留学背景和绿卡的他,迷惑女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之前,雅美说:“我最喜欢他的眼睛了,像一汪深水。”

    也确实是深,潮涨潮落间,一个浪花,就打落了她的芳心。

    现在,雅美说起阿海,一字一句,都是咬牙切齿,恨不得阉割了他。

    我和阿海虽然早就认识,但没有深交,不是我有多聪明,预先看穿了他的德行,而是我有点惧怕那一款的男人,城府太深。

    再者,我不是美女,他怕是也没有觊觎我的心。满打满算,我们不过同吃了几顿饭而已。

    通过几次电话,每次,他都夸我的声音好听,说听我说话是一种享受。

    但是,今晚,我有点心神不宁,不由自主地迈动双腿,往他姑妈家的老宅而去。不管怎么说,三年前的那顿晚餐该是真实的。还有去年春天他送我的正宗越南黄花梨佛珠手链。

    我和雅美交情一般,老实说,她就是心碎到肝肠寸断,我也未必会有多难过,我只是想要一个求证——我印象中的阿海不该是她描述的那般冷酷。

    一个略显清瘦的介于青年和中年之间的女子游走在南方的夏夜里,有些伤感,有些惆怅,昏黄的路灯是最贴切的幕布。

    阿海似乎有预感,我到时他正站在门口抽烟。大门敞开着,泻出的灯光很柔和。

    “我没有负罪感,是她想要出国定居,主动投怀送抱的。”像是坐实了我要问什么,阿海采取了先发制人。

      我没有说话,只是定定地看着他,目光里含着一种放肆完了缘分尽了的曲终人散之感。

      阿海把脸转向一边,望着远处,像是对我,又像是自言自语:“二十万,她也该满足了。”

    “什么二十万?”我有点懵,但继而就反应过来了——阿海给了雅美二十万的分手费。

    阿海送我回家,一路上,他说了很多以前我没有机会听到的私密话,在他的叙述里,这个故事的开端里有我,但中途出现了雅美,于是,这个故事便没有了结尾。

    “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

    说到茫然处,正巧到了小区门口,两人都停了脚步,四目对视间,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往下沉,往下掉,还有些沉渣泛起,在暗夜里舞着,无所归向的样子,令人感伤。

    过去的几年里,我从没仔细地看过阿海,今晚,借着街边的路灯,我把他从眉头到下巴,好好看了个够:他的眼睛往里凹陷,眼珠很黑。确实如雅美所言:像一汪深水。

    阿海上了一辆的士,从车窗里伸出头来,说:“我要回新加坡了,这边以后会少来。你多保重!”

    我强忍着鼻酸,微笑着挥了挥手。

    人心都是经不起撩拨的,一拨就动,这一动,于多数人就是劫,很少有人能做到见好就收。幸而我曾经沧海,已归为那不多的少数人。

    阿海要走了。他这一走,便是把所有故事的尾巴都截断了,这是乱世中的一景,也是苍茫人生的一景。




 

  评论这张
 
阅读(786)| 评论(8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