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光书

【遗物,纪念品和记忆碎片】

 
 
 

日志

 
 

尘埃  

2014-04-01 01:12:18|  分类: 红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珠嫂已经不年轻了,除了通身上下的时髦衣服,她身上已经没有多少可以吸引人的地方。人们谈起她时都说,她年轻的时候有多漂亮,像潘虹。听人说,她的那个去了海南的女儿也非常漂亮。

明珠嫂的女儿薇薇我还是小时候见过,没什么特别的印象,只记得皮肤是很好的,后来我离开家乡后就没再见过了,据说是嫁了大款,详细情况不知,反正是出手很阔绰,给从小患小儿麻痹症耽误了婚事的哥哥建了一栋庄园式豪宅。

明珠嫂来我家时,母亲去买豆腐还没回来,我刚打扫完院子,昨夜的一场秋风吹落了树上残留的最后几片叶子,我把它们扫垅堆,用畚箕装好,扔到炉灶里去烧,不一会儿,烟囱里就冒起了滚滚浓烟,燃烧了一会,火苗小了些,炊烟渐渐变得乳白轻盈,妖妖娆娆,漫入云霄。

明珠嫂就是那会儿进门的,我叫了她一声嫂子,她眼睛朝着西屋瞟了瞟,挤眉弄眼地问:“他们还没起来?”

我的心顿起反感,回家三天不到,类似的小动作,类似的问话,已经数起了。我强压不快,笑着回答:“反正也没什么事,能睡是福。”

明珠嫂以为我没懂她的意思,撇了撇嘴,说:“这么好的人家,这么好的公婆,没娶上一个好媳妇!”

还没进家门,还在路上,沿途就有人给我告状,说我漂亮的嫂嫂对父母如何如何不孝。回到家,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母亲也什么都不跟我说,她不说,我就不便问,只是加倍地干活,平素母亲扔不掉的家务琐事,我一股脑儿都揽过来。离家太远,不能常回家,只能以这样的方式小小的表心意。

在自己的小家中,我很懒,能坐着绝不站着,老公和儿子都戏称我皇后娘娘,唯有回到娘家我才会变得勤快,我不忍看着老母亲在我眼面前做这做那。每次回家,邻居们都打趣说:“劳动力回来了。”

我系上围裙,开始做饭,母亲的豆腐刚好买回来,我把豆腐却片,在锅里油煎成两面黄,做家常豆腐,我在厨房里忙活,听母亲和明珠嫂在起坐间拉家常,只听见明珠嫂的声音,母亲嗯嗯啊啊,作礼节性地应答。

“还是养女儿好!”明珠嫂这句说的比较大声,我知道她是在夸我和姐姐,要让我听见。附带也夸夸她自己的女儿。

我很紧张,生怕母亲一时摒不住,跟着感叹起来——哥哥嫂嫂的房间虽然离的远,可门对门,不隔音。

侧着耳朵听,忘了翻豆腐,靠锅底的一面已经焦糊,赶紧浇上一勺子清油补救。

父亲起床了,拄着拐杖一跺一跺的声音由远而近,母亲闻声过去帮忙。明珠嫂走进厨房,站在我身边,说:“二婶娘的脾气好,换了我是忍不住的。”

这半头话,不相干的人听着是一头雾水,我自然心知肚明,可明白又能如何!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关上门,谁的生活都经不起仔细地推敲。

拿明珠嫂来说吧,她比我母亲强势,可儿子因为腿疾,至今也没娶上老婆,她嘴上不说,心里也急的。女儿说是嫁了大款,可那大款长什么样,连她这个岳母都没见过。

我把话题岔开,背对着明珠嫂,边切菜边问微微的孩子多大了。

不见明珠嫂回答,我转过身来,她正在用纸巾擦眼泪,沉默了一会儿,她打开小钱夹子,拿出一张纸条递给我,问:“广州离三亚远不远?麻烦妹妹帮我去找一下,电话不知怎么打不通了,地址是这个,春上给她寄过茶叶,她有收到。”

留明珠嫂吃饭,她不肯,说是也要回去做饭。明珠嫂走后,母亲问我是不是微微有什么事,走时瞧着她眼睛红红的。

我回答说大概是想女儿了。

做好饭,去叫哥哥嫂嫂起床吃饭,趁他们洗漱,我抽空玩了会手机,微信那边,一姐们分享了一个什么前世今生,输入名字,就能知晓自己前世是什么人。我先输入母亲的名字,母亲前世是土匪。又输明珠嫂的,她前世是老鸨。

哈——我忍不住笑了,对母亲说:“妈,您和明珠嫂前世都作恶太多,今生是来赎罪的。”

 

 

尘埃 - 小雨 - 时光书

 

 

 

 

  评论这张
 
阅读(850)| 评论(94)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