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光书

【遗物,纪念品和记忆碎片】

 
 
 

日志

 
 
关于我

70后,唯美,感性,率真,具备常识,独立思考,不随波逐流,不人云亦云。一个用文字取暖的女人

网易考拉推荐

林太太  

2013-02-01 20:31:04|  分类: 游踪撷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赴一个陌生女人的约,之前被邀请了好几次,均以没时间为托辞,这下放假了,再推辞似乎有点说不过去了。

 不是什么说得来的知己好友,也不是同事,只是一个虚拟的客户———没有利益交集的。

 我也是想看看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音频里的声音很好听,一口软软糯糯的港台国语,据她自己所说来自对岸的宝岛台湾。

 见面的地点是在一家私房菜馆,我去时她已经先到了,很秀气的瓜子脸,栗色的齐肩发斜分,辫梢略卷,大眼睛稍稍陷进去,有些哀怨的。她自我介绍姓冯,对外的身份是林太太,来自台湾花莲,因为先生的事业在这边,常年居住在大陆的时间比台湾多。

 林太太穿着高腰的紫貂皮小外套,耳垂下亮闪闪的镶钻耳坠随着头部运动有些带显摆地晃来荡去,抽烟的姿势很是优雅,可见是经过时间精雕细琢过的,但若是把这优雅分割开来,一点一点去细看,却又发现那优雅中其实还夹杂了一些风尘一些沧桑。

 “比照片时尚。”落座后,林太太歪着头看了看我,赞许着说。

 自从烫了这显老气的头发,出于补救的心理,一口气又买了几件往时尚边边上靠的衣衫,今天暖和,我就只穿了浅杏色的后长前短的毛衣外套,里面的打底是浅蓝牛仔衬衫,下面是仔裤皮靴。脖子上系了条玫红丝巾,既挡风,也增加一点潮元素。

 还化了淡妆,也是从商场现买回来的眉笔粉扑,修眉毛的钳子也买了,可是自己不会弄,暂时就只好先委屈这两片没型的眉毛。临出门时对镜照了照,烫发确实显成熟,但同时也显女人味,是少妇的样子,不像之前那样囫囵分不清。

 接下来就是她的叙述了:兄弟姐妹多,家境不好,没上大学,早早出社会谋生,遇到了现在的先生,婚后生了一女,刚上中学。

 话说到这里就打住了。后面的无须她说,我已经知道,她给我发过邮件,说她老公在外边又有了女人,且生了儿子,已经三岁了。

 我不是专业的情感咨询师,一半出于热心,一半出于试试身手,义务帮一些遇到情感困惑的姐妹梳理头绪,陪同她们走出沼泽,我这个情感空间创办于07年,09年曾一度红红火火,10年因为生病而关闭,去年九月份再度开门迎客———开了门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不再做群Q的在线问答,只是保留了情感信箱,定期回复邮件。

 我说的还是邮件里回复给她的那些话,她自己不想离婚,我就不好劝离,我宽慰她说:“其实再怎么样,男人还是很看重结发夫妻的,到底是一路打拼受苦过来的。”

 “我先生也看重的,他做了保证,表示不会和我离婚,也尽义务的,可我就是不能容忍另外一个女人和孩子的存在。你说,在那个家里,他一样是别人的老公,别的小孩的爸爸,这算怎么回事!”说到最后,林太太的声音高了起来,近乎于厉声。

 这正是中国男人的最丑陋之处!自以为不离婚就是对家庭尽责,遵循着外面彩旗飘飘家里红旗不倒的荒唐定律,以往碰到类似这样的案例,我都是直接劝离。

 我换了一个角度,从年龄上找突破口,她回答说三十七岁。

 “多美好的年龄,以时下的新标准,正是青年,离四十还那么远,我都嫉妒你了。”

 我又问林先生是不是她的初恋,两人是不是自由恋爱而结婚的。

 “不是,我读中学时就谈了男朋友,我中学没念完就进了一家小酒店做工,他上大学后看不起我这个酒家妹,我们就断了,我先生那时在一个制衣厂里做技术员,他们厂里的工人经常过来聚餐,一次有人过生日,喝醉了酒,对我动手动脚,我先生看不过,上去理论,双方动了手,从那以后,我们就交往了,谈不上爱不爱的,都到了成家的年龄,身边也都没有更合适的人可挑选,顺理成章的就结了婚。”

 林太太没有受过高等教育,我不便说一些诸如没有爱情的婚姻不道德等格言警句去触动她的灵魂,只能依着她的话找话,从别扭两个字上做文章,我故意问她:“现在是饭点,你不在家做饭,林先生回家吃不上饭不会生气么?”

 “他只在周六回家的。” 

 我‘哦’了一声,随即开始东拉西扯,说出几部公众熟悉的关于婚变的影视剧,林太太都回答说没看过,谈话陷入僵局。

 以沉默的方式僵持了一会,林太太无话找话说了些林先生对她的种种好,说着说着自己主动闭了嘴,她到底也不笨,老公要真有她说的那么好,又怎么会在外面有别的女人,还养了孩子。

 勉强坐到黄昏,窗外的路灯还没亮,便散了,林太太执意要开车送我,我委婉地拒绝了。

 林太太和她的红色小车一溜烟从我眼前消失了,我如释重负,对着黄昏的天空舒了一口憋了千年的长气!现在的人,以为穿着时尚,开着靓车,就满以为自己也是新人,其实都只是换了个壳子,里面的心还是腐臭的心,放眼一望,满世界都是紧跟潮流的时尚先驱,殊不知一阵风吹过,壳是壳,心是心,全还了原形,都不过是上个时代的一件遗物,一件经过了华美包装的遗物。

 

 

  评论这张
 
阅读(908)| 评论(11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