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光书

【遗物,纪念品和记忆碎片】

 
 
 

日志

 
 
关于我

70后,唯美,感性,率真,具备常识,独立思考,不随波逐流,不人云亦云。一个用文字取暖的女人

网易考拉推荐

整个下午的时光  

2013-02-14 00:46:02|  分类: 游踪撷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人请吃晚餐,连我在内就三个人,后来边吃边加人,凑足了一桌,一开始我没端酒杯,不料想后来者中,有一位说话挺风趣,一时兴起,改了主意,先是红酒,嫌喝着不过瘾,又换成白酒。

   喝了酒,说出的话似乎也沾着酒味,高一句低一句,没个正行。

   酒友甲:“小雨真是湖北人?”

   我:“嗯,传说中的九头鸟。”

   酒友乙:“小雨贵姓啊?”

   我:“免贵姓周,周扒皮的周。”原本是要说周恩来的周,却因为最近脑子里装满了邻居家被漏宰的那只公鸡的打鸣声,由半夜鸡叫直接想到了周扒皮———少不得费口舌解释一番,从那公鸡如何先低声探动静,然后运用颤音清嗓子,再到标准的男高音打鸣报时,我给他们描述的绘声绘色,就差学公鸡开叫打鸣了,一时都笑的前仰后翻。

   酒友甲:“咦!小雨很健谈啊!XX兄,你不是说小雨不爱说话么?”

   听话听音,言下之意想必是XX背后说我不爱搭理人。之前,也有人说我话太少,甚至有人指责我清高瞧不起人。其实,那是他们不了解我,我这人感性,一定要碰到同类才会有话说,高兴时还会妙语连珠滔滔不绝。不是一路的,即便天天脸对脸,也怕是熟不起来。我对缝纫女红极有兴趣,又喜欢动剪子自己改衣服,改砸了,就去找老街的一个裁缝大姐帮着救急,去的回数多了,就不单是生意上的往来,有点稀罕零食,逛街时我都会拐个弯给她送去。

   那被叫做XX兄的,本来赤红的脸更红了,低声咕噜了几句,没有一个人听清,他也是难为情,我和他认识最久,可这些年在一起所说的话满打满算加起来,还没有我今天和酒友乙说的多。

   酒友乙有点秃顶,聪明的他一开始就拿自己的秃头开涮,我也不甘示弱,赶紧把自己烫糟了的头发请出来先亮个相,为了堵住他们的嘴,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申明:“怪不得理发师啊,那可是个好孩子,人家帮我设计了一款很时尚的发型,我给否了,执意要他给我弄出旧上海的经典造型,这不,成功穿越到上世纪三十年代了。”为了展露效果,我脱下大衣,单穿着白底粉花夹里旗袍,端着酒杯站了起来,佯装敬酒。

   酒喝开了,话也说开了,七嘴八舌,都说过年越来越没意思了,后又说到人生的无趣,一个一个,比赛似的,争先恐后的倒苦水叹苦经,酒友甲说的是他当年生意破产被迫远走南洋给亲戚打工的辛酸经历,酒友丙的不幸更彻底,儿子是智障,二十来岁的人了,还要靠人照顾。几个小时过去了,忆苦的话题还保持在餐桌上,虽然也还说着,可到底有些倦怠了,东一句,西一句,都有些提不起劲来,杯里的酒更凉了。我去了一趟洗手间,回来时远远地看着他们,莫名滋生出一丝沧海桑田的味道,刚刚喝下去的酒,不仅刺激我的胃,也刺激我的心,刺激我不愿回忆的某些过往片段。

   都喝多了,不能开车,酒友乙招来一辆的士,先送我回家,他仿佛认定了我可以做他的知己,一路上不停地提议:“我们去喝茶好么?”见我不去,又说:“去唱歌好么?”

   天色已经暗下来了,风也料峭,幸亏有浑身的酒热顶着,还不觉怎么冷,楼道里满是肃穆的空气,都回去过年了,家家户户的大门都是威严紧闭,没有人间冷暖的,我给自己泡了杯热茶,喝了几口,不像刚刚那么恍惚了。年前年后发生的事情太多太杂,冒出来的全是旧人影,一个叠一个,有缘没缘,大家都同是天涯苦命人。唯一不同的,像我一般耐得住寂寞的,可一如既往继续充当俗世的旁观者;扛不住的,就只有同流合污。



 

 

  评论这张
 
阅读(902)| 评论(9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