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光书

【遗物,纪念品和记忆碎片】

 
 
 

日志

 
 
关于我

70后,唯美,感性,率真,具备常识,独立思考,不随波逐流,不人云亦云。一个用文字取暖的女人

网易考拉推荐

夜归  

2010-11-30 22:24:46|  分类: 游踪撷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后一班公共汽车还没开过,候车亭里,还有两个和我一样晚归的人,都是女人。

        一个穿着某酒店黑色工作服的大姐,应该有五十岁左右了吧,岁月的痕迹比较明显,额头上,眼角边,都被光阴的锉刀刻上了细细的皱纹。她似乎很有些倦怠,倚着站牌,无精打采的,一个接一个地打哈欠。

        另一个年轻些,妆化的很浓,时髦的梨花头染成酒红色,一直在不停的打电话。她说的是方言,我很费劲的听,也没听出个所以然来。只是隐隐感觉到,她是要去见什么人。

        车子还没有来,天空中,气流里,马路上,全都冷冷清清,再加上寒风,陡添了几分凄凉。

        前面慢慢地滑来了一辆卖麻辣烫的餐车,上面整齐有序地摆放着用竹签穿好的各类荤素食材,旁边支着一口大锅,红红的汤汁正热气腾腾的翻滚着。这是一个中年男子,长着一张苦大仇深的狭长脸。

【原创】夜归人 - 小雨 - 小雨的书房       “这破车又晚点了,到现在还没来。”黑衣大姐用四川话对狭长脸男人说。

        “N路车最不准时了。”男子说的也是四川话。他们是熟人。

        又等了几分钟,N路车终于来了,黑衣大姐抢先一步跨上了车,我尾随其后,年轻女子跟在我后面,叽叽咕咕的,还在跟人通电话。车上没几个人,位置很空,我旁边坐着一个头发蓬乱的男子,穿着咖啡色的破旧夹克,脚上的旅游鞋沾满泥痕,早已看不出原先的颜色。脚边还有一个蛇皮袋,里面放着瓦刀榔头铁锤等工具,看样子应该是装修工。也不知他今天是否有所获,可以让他满足的随着车轮的滚动奔向属于他的那一盏灯火。

        我前边的黑衣大姐一坐下就打起了盹,不一会儿,微微的鼾声就飘进了我的耳膜。看得出,她太累了。

        车子七拐八拐,拐进了我家附近的那条热闹的小商品街。现在,这条街上的所有店铺都已打烊,只有昏暗的路灯和天上的缺月,一个暗黄,一个清冷,散发着朦胧的光晕。

        到站后,车还没停稳,我就急不可耐的跳了下去。我的平底波鞋没有声音,没有声音的我,走在寂静的巷子里,影子斜斜的印在墙上,如同一个黑色的幽灵。

 

 

  评论这张
 
阅读(689)| 评论(10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